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他成了女帝的入幕之賓周元結局 第3章_麗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三進後花園內,桃花綻放。

陽光灑下,飛鳥啄飲清露,時而驚起,躍上樹枝。

涼亭之內,三個女子飲茶品茗,興緻正高。

「蒹葭,你別難過,至少伯父伯母不會再催婚了。」

「是啊蒹葭,一個臭男人而已,你何必管他是什麼人,反正早晚休了他。」

「既然他答應不同房,那便晾着他唄,多少就是花點銀子而已。」

趙蒹葭輕輕嘆了口氣,無奈道:「我倒不是在意他,只是門口的才子鬧個沒完,還逼得爹爹出面,太丟人了。」

此話一出,身旁的女子不淡定了。

「蒹葭,伯父不愧是狀元之才,隨手一副上聯,就把那群才子鎮住了。」

另一個女子道:「是啊,在狀元公面前他們還算什麼才子,煙鎖池塘柳,真是絕妙啊!」

說起這個,趙蒹葭也是微微一笑,道:「我也沒想到父親會用這種辦法,不過確實很有效。」

女子笑道:「蒹葭,以你的才華,應該能給出下聯吧?」

趙蒹葭卻是搖頭道:「煙鎖池塘柳,融匯五行於其中,過於精妙,我也對不出來。」

「哎蒹葭,那是你夫君嗎?」

三人同時朝前看去,只見周元從房中走出,伸了個懶腰,然後發出了幾聲癲狂的大笑。

緊接着又雙手成弧掌,胯下前後抓幾把,跳了起來朝前撥掌。

這精妙的運球投籃動作,在三位才女面前,顯然是奇怪的瘋癲行為。

「蒹葭,他…他好下流!」

「好歹是讀書人,怎麼能這般不顧儀態,真是輕佻。」

雖然是閨蜜,但聽到這些話,趙蒹葭還是覺得丟臉,一時間臉色都陰沉了不少。

而周元哪裡知道這些,剛剛敬茶結束,他心情還不錯,隨便運動了一下而已。

這具身體實在太瘦弱了,怕是隨便來個感冒,都要丟半條命。

鍛煉計劃,要趕緊制定,趕緊執行。

沒有好的身體,談什麼享受生活。

周元決定找木匠弄幾件健身的器材,再找個高手學點武藝,若是江湖上有郭靖、洪七公這種級別的強者,那就再好不過了。

十八歲的身體,一切都還來得及!

等到時候和趙蒹葭合離了,老子便做個江湖俠客,仗劍而行,攜女俠浪跡天下,豈不美哉。

想到這裡,周元突然眼睛一亮。

他看到腳下有一根樹枝,拇指粗細,長約四尺,筆直光滑…

在女人眼裡,這是樹枝。

在男人眼裡,這就是軒轅劍、長虹劍、青華劍、幹將劍…反正各種牛逼的劍啊!

周元立刻撿了起來,握在手中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花園裡的花要遭殃了。

「萬劍歸宗!」

一聲暴喝,於是劍出,桃花片片落下。

涼亭之中,三個女人見到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

「蒹葭…你的夫君…還是個劍客?這姿勢不怎麼協調啊!」

「可憐了這桃花,被這般一統亂打…」

趙蒹葭是覺得臉都丟盡了,終於忍不住喊道:「周元!你做什麼!」

周元抬頭,看到涼亭中的三人,一時間也有些尷尬。

他扔掉樹枝,整理了一下衣服,信步走了過去。

有外人在,還是要做足丈夫的姿態的。

周元連忙笑着走到趙蒹葭身邊,拉住她的手,關心道:「蒹葭,你身體不適,應該在屋子裡修養才對。」

趙蒹葭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疑惑道:「什麼身體不適?」

周元乾笑道:「是為夫的錯,昨晚過於粗暴狂野,難為你苦苦承受,現在能走動嗎?」

兩個閨蜜,當即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大。

而趙蒹葭瞬間臉色漲紅,一把甩開周元,急道:「你胡說什麼!她們…她們都是我的好姐妹,知道實情的。」

周元鬆了口氣,道:「原來知道啊,那太好了,兩位美女不要誤會,我的身子目前還是清白的。」

趙蒹葭氣得嘴唇都在發抖,什麼意思?他是清白的?難不成我還能玷污了他不成!

這事兒還能是他吃虧啊!

而周元則是繼續道:「兩位姑娘怎麼稱呼啊?芳齡幾何,有未婚配啊!」

這反而把兩個姑娘弄得不好意思了,紅着臉微嗔一下,低下了頭。

趙蒹葭氣道:「周元!你到底要做什麼!」

周元面色古怪,疑惑道:「我…交友啊!你不是說,可以找心儀的人嗎?我總得慢慢尋找機會嘛。」

趙蒹葭徹底說不出話來了,猛喘着粗氣,臉色慢慢變白。

他見到我的朋友,竟然第一時間想追求!

這個混蛋!

「你!你給我走!」

她指着周元道:「不要讓我看到你!你但凡有我父親一半的才華,我也不至於這般苦悶!」

兩個女閨蜜也趕緊幫忙。

「周元你好生無禮!」

「看看伯父的上聯,煙鎖池塘柳,何等才學,珠玉在前,你為何不學?」

面對三人的拷問,又聽到自己的對子,周元愣住了。

這怎麼成了老岳父寫的了?

趙蒹葭道:「父親五個字就令上百才子羞愧自退,而你…卻當著我的面,對我朋友無禮,你太讓人失望了。」

周元撓了撓頭,忍不住道:「可這個上聯是…」

話音剛落,一聲聲暴喝突然傳來!

「讓周元出來!」

「立刻帶周元回衙門!」

伴隨着聲音,一群捕快衝了進來,持刀直直走向周元。

周元這下是真懵了,看向趙蒹葭,瞪眼道:「你的追求者裏面,還有捕快?」

「周元!跟我們走一趟吧!」

冰冷的聲音傳來,身穿藏青色公服的女子身材高挑,手持長刀,英氣十足,目光銳利。

她刀未出鞘,只是架在周元的脖子上,冷聲道:「老實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周元驚聲道:「還有女的也追求你?這什麼世道啊!」

趙蒹葭也慌了,連忙道:「諸位,你們這是…」

女捕頭沉聲道:「周元涉險謀殺醉春樓女子小月,衙門批捕將起收押!帶走!」

三五個壯漢頓時沖了上來!

「慢着!」

周元連忙道:「我自己走,沒必要來硬的,我這身子骨受不住。」

莫名其妙的命案突然來了,讓周元有些不知所措,但知道事情已經無法逃避了。

他活動了一下手腕,將女捕頭的刀輕輕撥開,道:「別這樣,我又不是不跟你走。」

他回頭看向趙蒹葭,道:「那你們先玩啊,我就失陪一下,去衙門看看。」

趙蒹葭可無法做到風輕雲淡,只是顫聲道:「周元…你…你殺了人?」

殺人了嗎?記憶中反正沒有,原主也沒那個膽子。

無論如何,且過去看看。

於是周元道:「殺沒殺的,我說了也不算啊,先跟人家走嘛,人家也是按吩咐辦事的。」

說罷,他擺了擺手,跟着一眾捕頭去了。

只留下趙蒹葭三人在涼亭中發獃。

過了十多個呼吸,趙蒹葭才眼眶發紅,喃喃道:「我這是找了個什麼男人啊!胸無大志,不知禮數的痞子,還牽扯命案。」

女閨蜜頓時安慰道:「蒹葭別急,反正也是伯父審案,萬一有誤會呢。」

「是啊,不妨去公堂看看吧!」

「對對對,走,我們跟着一起去公堂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