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他成了女帝的入幕之賓周元結局 第5章_麗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驚堂木一拍,隨着老丈人一聲暴喝,公堂眾人都嚇得一哆嗦。

一個老頭兒被帶了上來,雙腿都在打顫,撲通跪在地上,聲音結巴着:「小…小老兒,參見大人!」

鄉野草民,沒見過大場面,心中只有懼怕,哪裡還能生出狡辯的急智。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大喊道:「大人,草民冤枉啊!」

趙誠也不是糊塗官,看這情形哪還不明白,便怒喝道:「這鐮刀是從你家搜出!其血氣引動蒼蠅圍撲!還敢說冤枉!」

「莫不是真要大刑伺候,你才肯招認!」

老頭兒心如死灰,把頭磕在地上,哭喊道:「大人饒命啊!小老兒只是一時豬油蒙了心,沒想過要殺人啊!」

趙誠喝道:「速速從實招來!」

老頭兒渾身發抖,結巴道:「那、那天…她從周元家出來,俺只是想…只是想摸她幾把,她卻不肯。」

「本就是干這個的,給俺摸摸怎麼了?俺一時賭氣,就用鐮刀將她砍了。」

說到這裡,老頭兒大呼道:「俺沒想殺人啊,俺只是想佔便宜,誰料想她就這般死了。」

公堂寂靜,無數的圍觀者盯着老頭,雙眼幾欲噴火。

吳嬤嬤更是喊道:「她不肯就範,你便要痛下殺手?可憐我家小月才十七歲,你這個老畜生!」

一石激起千層浪,四周眾人都不禁大罵了起來,群情激奮,恨不得上來痛打一頓。

「肅靜!」

趙誠驚堂木一拍,冷冷道:「大晉律法森嚴,無故殺人者,斬!」

「嫌犯已經招認,給他簽字畫押,關進大牢,等候處決!」

圍觀眾人喘着粗氣,似乎還有些不解氣,一個個不肯離去。

周元施禮道:「大人,案件已結,還請將小月屍身歸還醉春樓,早日下葬,入土為安。」

趙誠看向自己這個女婿,眼中帶着讚賞。

在這種情形下,一個十八歲的年輕人,能夠不卑不亢,有理有據,找到案情的關鍵,實在難能可貴。

他緩緩點頭道:「吳嬤嬤,等會兒你便把屍身領回去吧。」

吳嬤嬤張了張嘴,安葬可是要花錢的,但這種場合,她只能訕訕答應。

周元嘆了口氣,看向四周眾人,大聲道:「諸位,眾所周知,我於小月曾相知相戀,雖不高尚,卻也情真。」

「如今她被歹人所害,與我緣盡,但我周元堂堂男兒,豈能不顧昔日情分。」

「此刻請大家做個見證,我出銀二十兩,讓醉春樓為小月風光大葬,願她來生投個好人家。」

眾人都是普通老百姓,本就同情小月,此刻聽聞此話,當然是動容不已。

「周公子,先前是我們誤會你了,抱歉。」

「到底是讀聖賢書的,有情義,有擔當。」

趙蒹葭身旁的兩個閨蜜也竊竊私語:「蒹葭,你相公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是哦蒹葭,他能出二十兩銀子幫小月安葬,挺好的。」

趙蒹葭心中五味雜陳,但最終還是哼道:「算他有點良心。」

萬眾矚目之下,周元卻慌了。

上下摸了個遍,媽的,身上沒錢啊!

這怎麼辦!

他看了看上面的老丈人…算了,不好開口。

於是,硬着頭皮走到趙蒹葭的面前,低聲道:「蒹葭,快給我二十兩銀子。」

無數道目光齊刷刷投來,趙蒹葭臉色頓時漲紅,氣不打一處來。

你一個贅婿,問自家娘子拿錢,安葬相好的?

這種事你怎麼做得出來的!

關鍵是這麼多人看着,群情殷切之下,趙蒹葭也不好拒絕。

她只能強行擠出笑臉,遞出了二十兩銀子,道:「將她好好安葬,年紀輕輕的…唉,怪可憐的。」

周元接過銀子,遞給了滿臉笑容的吳嬤嬤,四周眾人也紛紛喝彩。

甚至有人把趙蒹葭拉出來誇,說她有大家風範,不是狹隘妒婦。

這讓趙蒹葭心頭更加不是滋味,拉着兩個閨蜜就走了。

事情辦完,宣告退堂,眾人陸陸續續散去。

周元看到了小月安詳的面孔,也是一聲輕嘆,轉身離開。

「喂!」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來。

周元回頭,便看到了身穿公服葉青櫻,她此刻騎着棗紅色駿馬,更顯得英姿颯爽。

「哦是青櫻啊,還有什麼事嗎?」

周元不禁問道。

葉青櫻眉頭頓時皺起,跳下馬來,沉聲道:「不要叫我青櫻,聽着很不舒服,你可以叫我葉捕頭。」

「好的青櫻。」

面對周元的無恥,葉青櫻也是深深吸了口氣,道:「問你個事兒,剛才在公堂上,你怎麼想到這個破案方法的?」

周元心中一動,頓時眯眼道:「我年少時遇到一個道士,他傳了我一本《洗冤錄》,裏面有非常多專業查案的手段和方法。」

說到這裡,他輕輕道:「你想學?」

葉青櫻被戳穿了心思,但還是強行板著臉:「是有點興趣,要不你把書借給我看兩天?我可以付銀子。」

周元卻是搖頭道:「咱們是朋友,談什麼錢呢,青櫻啊,我教你查案,你教我武功,怎麼樣?」

這才是周元目前最想做的事,鍛煉好身體,學一身武藝,將來出什麼事,也有個自保的手段。

葉青櫻冷冷一笑,道:「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不過要讓你失望了,沒有師父的准許,我不可能傳授你武功。」

周元道:「是啊,我也不可能傳你查案方法。」

「那就算了!」

葉青櫻偏過頭去:「我也不稀罕你那本書!你就當我沒找過你!」

那不行啊,你不稀罕書,我稀罕武功啊!

周元連忙道:「等等!青櫻!要不咱們打個商量?你請示一下你的師父,看能不能收我為弟子?我身體太差了,需要強身健體啊。」

「查案的方法我可以教給你,我保證都很有用。」

葉青櫻咬牙道:「想學我的功夫,做夢去吧!」

「另外,以後再叫我青櫻,我就打斷你的腿!」

她翻身上馬,一拉韁繩,便要離去。

周元急道:「等等!你好歹送我回家吧!這幾里路要我一個人怎麼走啊!」

葉青櫻道:「我就一匹馬!」

周元笑了起來,道:「我坐你身後嘛,實在不行身前也可以,我保證不亂動。」

葉青櫻哼了一聲,眯眼道:「周公子還真是風流人士呢,可惜本姑娘不吃你這一套,你家娘子在馬車裡等你呢。」

她策馬揚鞭,洒然而去。

而周元回頭,的確看到了街邊上佇立的馬車,那窗帘微微晃蕩着,顯然是剛才有人偷看。

這種時候,還是得靠自家的女人啊!我家蒹葭到底是識大體的。

他大步走了過去,一頭扎進車廂里,卻傳來驚叫之聲。

看着眼前的兩個女閨蜜,周元知道自己被葉青櫻套路了。

該死,我怎麼會對趙蒹葭抱有期望呢!她怎麼可能接我!

不過上這個車好像也行,周元想起一部電影,《妻子的閨蜜》。

「兩位妹妹好呀,我來搭個便車,不介意吧。」

周元老臉皮厚,笑眯眯地坐了下來。

兩個女閨蜜對視一眼,羞赧不已,都不禁捂住臉。

「周公子,快下去吧,哪有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道理。」

「是啊,要是傳出去,我們可怎麼辦。」

周元正色道:「咱們是三個人,當然不算孤男寡女。對了…你們聽說過倩女幽魂的故事嗎?一個窮書生,愛上了一個女鬼…」

強行轉移話題,果然讓兩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於是,周元滔滔不絕說了起來,而馬車也緩緩駛向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