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他成了女帝的入幕之賓周元結局 第7章_麗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雲州地處東南,江河密布,湖泊點綴,物產豐富,自古繁華。

雲江穿城而過,兩岸便是煙柳之地,秦樓楚館相競,萬芳爭艷,文人士子聚集,風流人物出沒,夜晚最是熱鬧非凡。

周元來到這裡時,也是小小震驚了一把。

各大花樓旌旗飛揚,陽台之上秀女招搖,張燈結綵,嬌呼晏晏,當真是迷醉之地。

但要說風頭最盛,還得是仙楚樓與百花館,這兩個青樓底蘊深厚,培養出多位花魁,深得文人士子喜愛,豪奢商賈也是往來不絕。

周元心中都有些打鼓,岳母大人剛給的五十兩銀子,能撐得住今晚的花銷嗎。

為了給趙蒹葭搞點錢,老子真是煞費苦心啊。

不過真正的目的,卻還是長見識。

在熱情招呼下,周元走進了百花館,內部更是彩燈玉花,光影繽紛。

楚腰纖細的女子穿得很淡薄,扭着身段陪着顧客喝酒,玩着各種文雅遊戲。

畢竟是高檔場所,大家也都是有點身份的,在大廳內不可能玩得那麼花,基本的體面還是要的。

不過這還是讓周元多少有些燥熱,在嬤嬤的招呼下,坐到了一個卡座上。

六七個姑娘圍了上來,嬤嬤咯咯笑道:「公子是第一次來吧,咱們百花館的姑娘那都是出了名的好,您可得多挑幾個。」

周元心中冷笑,爺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來這裡之前,肯定做好了攻略啊,怎麼會瞎挑呢。

他擺了擺手,道:「留下一個陪我喝酒,其他人就撤下去吧。」

長見識歸長見識,他可沒忘了這次是來拉贊助的,當然要找最說得上話的人。

嬤嬤心裏似乎有數了,眯眼笑道:「唷,又是為百花仙子而來的呀,那祝公子好運!」

百花仙子自然是百花樓的花魁,今年十八歲,已經火了四年了。

照理說這個年齡的花魁,基本上到職業生涯末期了,接班人也快上場了。

當然,這也是花魁話語權最鼎盛的時候,至少決定幾百兩銀子的贊助沒問題。

一方面搞銀子,一方面搞花魁,周元今天就是要一箭雙鵰,站着把錢掙了。

「公子為了百花姐姐,想必是準備萬全而來呀!」

留下的姑娘叫絲語,名字好聽,長得也漂亮,身段苗條,聲音還軟糯。

她給周元斟酒,嬌滴滴地遞了過來,身體也靠着周元輕輕扭動。

不愧是百花樓,專業啊!

「沒怎麼準備。」

周元把酒喝了下去,雙手開始辦事,同時平靜道:「我對男女之事沒什麼經驗,也不知道怎麼討姑娘歡心,你知道百花仙子喜歡什麼嗎?」

絲語身體發顫,只覺一身力氣都沒了。

公子…就你這雙手,也叫沒經驗嗎?三五兩下都快讓奴家把持不住了。

絲語眼中帶着哀求:「公子饒命,絲語受不住…眾所周知,百花姐姐是喜歡詩詞的,若公子有才氣,百花姐姐一定喜歡。」

古代青樓是文人雅士之地,有錢的商賈往往占不到最大的便宜,只有名流才子才能博得頭籌。

周元有一搭沒一搭地和絲語聊着,過了大概半個時辰,在萬眾矚目之下,百花仙子終於露面。

身材高挑,楚腰纖細,曲線玲瓏,模樣更是精緻嫵媚,每一個眼神帶着難以想像的魅力。

不愧是成名多年的花魁,儀態非常好,一舉一動都勾人心魄。

一聲聲歡呼中,周元也被百花仙子吸引,心無旁騖。

絲語軟倒在塌上,如釋重負,百花姐姐可算來了,否則今晚自己非脫水不可。

這個公子,手段實在太多了,完全受不住。

「諸位公子,百花有禮了。」

花魁微微施禮,聲音如杜鵑,清澈悅耳,又有些虛幻縹緲。

但僅僅一句話,就讓下方眾人吆喝了起來,紛紛大喊,就差衝上台去了。

百花仙子顧盼生姿,先是一堆專業話術把眾人逗得開懷大笑,又幾個眼神讓場下幾位大佬露出豬哥模樣,節奏把控那是相當出色。

氣氛慢慢到達最高點,百花仙子才道:「諸君是知道妾身訴求的,期盼良人,等候佳音,一曲詩詞,方可傾心。」

「不知有哪位公子,願讓妾身傾心呢。」

下方眾人吆喝聲漸漸停止,因為都知道重頭戲來了,很長一段時間來,許多文人士子為了成為百花仙子的入幕之賓,可謂煞費苦心,代筆先生都不知道請了多少個了。

「百花仙子,小生仰慕已久,有詩一首。」

身穿華服的青年站了起來,表情可謂自信,四周眾人也是或皺眉,或嘆息。

看這個情況,周元不禁低聲道:「他是誰?」

絲語小聲道:「劉哲劉公子,雲州詩社的成員,知州大人的愛子呢,頗有些才華。」

勁敵啊,周元沒想到第一次來這裡,就能碰見父母官的兒子,他爹可是比岳父大人還高一級。

不過岳父大人是狀元之才,發放外任,前途無量,終究是要回京城的。

百花仙子自然認識這樣的人物,於是輕聲道:「請劉公子說來。」

劉哲清了清嗓子,道:「春花含苞沾白霜,薄霧愁雲戴紅妝。飛鳥殷勤知我意,輾轉反側訴憂腸。」

話音落下,便有人高呼好詩,緊接着便是滿堂喝彩。

周元都愣住了,這姓劉的大氣啊,倒不是指詩,而是指…應該花了很多錢請這些捧哏幫他喝彩吧。

這首詩前兩句顯然是在誇百花仙子漂亮,同時也心疼百花仙子的處境,所以有春花和紅妝,也有白霜和愁雲。

後兩句就是單純的表白,意境和「燕子,沒有你我可怎麼活」差不多,相當爛俗。

這種詩連中規中矩都算不上,現在贏得滿堂喝彩,顯然是這位劉公子提前布好了手段。

這廝,倒是有些心機啊!

百花仙子經驗豐富,當然看出了場下的不對勁,她微微一笑,道:「劉公子才氣縱橫,能得此詩,妾身很是歡喜。」

話音一轉,她又笑道:「今晚還有人做詩,與劉公子一較高低嗎?」

開玩笑,這種時候傻子才會站出來和知州大人的兒子做對啊!

於是周元這個傻子站了起來,笑道:「小生周元不才,有詞一首。」

百花仙子目光清澈,頓時看向周元。

她沒有想到,在今日這種情形,還有人敢為她出頭作詩。

畢竟這次劉哲精心策劃,她一眼就看了出來,問是否還有其他詩,不過是她想爭取一點時間,想辦法脫身而已。

可是,周元給了她一個驚喜。

而劉哲,則是猛地朝周元看去,雙眼微眯,壓迫性十足。

他淡笑道:「哦,看來我是拋磚引玉了,這位公子當真能作詩?」

潛台詞就是:你小子別找死,現在還有機會退出。

周元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看着台上的百花仙子。

輕輕道:「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隨着周元的聲音響起,整個大廳都寂靜無比,連樓上女子的嬉笑聲都沒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這首詞中,細細品味其中的韻思。

百花仙子也是驚愕無比,她本以為周元只是個擋箭牌,可以幫她轉移劉哲的矛盾方向,卻沒想…

卻沒想…這首詞那濃濃的愁緒,那化不開的憂傷,寒冷、凄苦、思念全部融匯在其中,像是一根根針刺進她的心底,讓她渾身發顫。

她眼眶有些紅,淚水都在打轉,想要說些什麼,卻又哽咽無比。

其他女子更被打動,一時間苦澀湧上心頭,淚水都不禁流出。

周元也是有些震驚,他知道,要打動男人,需要用豪邁的詩詞,要打動女人,則需要細膩的情思。

用花間派閨怨詞專攻女子,絕對有效。

但他沒想到這麼有效果啊!

全部都哭了,這下怎麼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