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他成了女帝的入幕之賓周元結局 第8章_麗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頭兒,周公子真有才學,把這些小姑娘都哄哭了。」

三樓的陽台上,一個壯漢滿臉震驚。

葉青櫻身穿男裝,咬牙道:「閉嘴,說了多少次了,在這裡稱呼老弟!」

壯漢連忙道:「是是,老弟,周公子真有…」

「不用你強調!」

葉青櫻面色並不好看,冷冷道:「有才學怎麼了?有才學就該來這種地方?虧他還是個贅婿,他這麼做置趙姑娘於何地。」

她撇了撇嘴,隨即又道:「入幕之賓?呵!當心把命都搭進去!」

壯漢瞪眼道:「頭兒,你是說,百花仙子竟然是…」

葉青櫻氣得一腳踢了過去:「說了不能叫頭兒,以後這種任務不能帶你了,太蠢了。」

壯漢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葉青櫻皺了皺眉,才低聲道:「有周元吸引注意力也好,跟我來。」

自然沒有人注意到兩人的消失,此刻整個百花館的目光,都集中在周元身上。

百花仙子終於是調整好了狀態,對着周元微微一福,輕聲道:「公子詞句辭采密麗,疏淡流暢,可填妾身心扉。」

「若公子不棄,請至閣樓閨間,與妾身小敘,暢聊詩道詞理。」

周元其實對什麼詩道沒興趣,其他道倒是可以詳細深入一下。

但毫無意外,一聲高喝響起:「慢着!」

一個年輕儒生站了起來,緩緩道:「周公子,據我所知,你是通判家的贅婿,昨日才成親,今天又沾上了命案,晚上又到這裡來誆騙百花仙子,是不是太過分了?」

此話一出,場中頓時嘩然一片。

這年頭贅婿很少見,趙蒹葭娶了贅婿的事幾乎眾所周知,只是沒想到眼前這人就是周元。

「一個沾上命案的人,還跑來這裡消遣?」

「百花仙子上了你的當,我們可不會坐視不管!」

先是馬仔出場,把氣氛預熱。

然後劉哲終於發話:「周公子,你是趙姑娘的贅婿,來這裡不合適吧?」

周元不禁有些苦惱。

不是為自己,而是為眼前這個蠢貨。

你的小弟們都把氣氛給你炒成這樣了,你就說了句這個?太沒有殺傷力了吧。

周元輕笑道:「來這裡消遣,要麼花錢,要麼憑才學,二者我都有,怎麼就不能來?」

「難道百花館只接待劉公子這樣的大人物,不接待我們這些商賈贅婿嗎?」

坦白來講,商賈和贅婿有個屁的關係,但周元這句話卻把眾多吃瓜群眾拉到了一起。

畢竟劉哲不可能買通所有人,只是請了十多個還算有分量的捧哏罷了。

在場出現了許多議論之聲,顯然也對劉哲的話有些不滿。

而劉哲也反應過來,當即道:「任何人都可以來這裡,但嫌犯卻是不行,本公子應當通知官府將你拘捕。」

周元很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身份和能量,根本不可能比得過劉哲的。

只是他沒想到,這頭豬竟然這麼蠢,基本的案情都不清楚,就敢以此為刀。

周元對着眾人抱了抱拳,道:「諸位朋友或許不知今日之案情,但百花館的姐妹們應是明白,醉春樓小月與我有舊,被人殘害,屬實痛心,我今日…」

「今日公子敢作敢當,花錢為小月安葬,我們姐們圈裡都傳遍了。」

絲語鼓起勇氣,大聲喊了出來。

一石激起千層浪,四周的姑娘們都不禁接話。

「是啊,周公子,姐妹們知道你是好人。」

「咱們青樓女子命薄,若也有良人為我們安葬,實乃幸事。」

「小月妹妹我認識的,以前我在醉春樓的時候,這丫頭還給我送過吃的。」

「公子,謝謝你為小月安葬…」

百花館內喧囂不已,劉哲都看傻了,他沒想到這個案子,還能讓周元獲取同情。

而這一切周元再清楚不過了,這個時代的女子地位低,青樓女子更別提了。

都是一個圈子的,小月之痛,兔死狐悲啊。

但周元雖然已經入贅,卻當著岳父和妻子的面,大膽承認這份感情,並花錢安葬。

青樓女子重錢也重情,都希望盼得良人,當然會被這樣的事打動。

百花仙子也沒想到,眼前此人,就是傳遍青樓圈的周元。

一時間,她臉上的笑容都多了幾分,聲音更加溫柔:「周公子,請務必賞光,與妾身一敘。」

「妾身在閣樓閨間,等候公子。」

她再次施禮,眼中竟多了幾分尊敬,隨即款款上樓。

周元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古代就是好啊,還能靠才學吃飯,要是前世,去**所背詩,怕是要被罵神經病。

「做的不錯,下次爺專門來找你。」

隨手扔了五兩銀子給絲語,輕輕摸了摸她的臉,便讓絲語眉眼含情,雙腿發軟。

「公子一定要來啊!」

周元笑了笑,便跟着侍女往樓上走去。

很快,便到了一個精緻的雅間。

房間並不大,但清新典雅,別具匠心,屏風是獨特的山水畫,案上的香爐味道也很淡。

通過房間可以看出,百花仙子確實很喜歡舞文弄墨,這種東西裝是裝不出來的。

「公子,屏風之畫可還入眼?」

伴隨着清澈的聲音,換了一套衣裳的百花仙子走了進來,娉娉婷婷,婀娜多姿,比之剛才卻少了幾分刻意和嫵媚,多了幾分清幽淡雅。

她穿着鵝黃色長裙,披着小坎肩,長發及腰,臉色微紅,對着周元施禮。

近距離看來,這位花魁更加漂亮,五官精緻得無可挑剔,那一雙眼睛真似含情脈脈,彷彿帶着幽怨。

周元當然猜得到這是她畫的,但來到這裡,可不是為了拍馬屁的,需要表現出自己的不一樣,才能俘獲芳心。

「這畫…很好,勾、擦、染、皴、點都沒有缺點,形態俊美,飄逸中有沉穩之意,但是…」

說到這裡,他笑着問道:「這畫是誰畫的?」

百花仙子卻是急切道:「公子,但是什麼?」

周元道:「但是山水之間無重墨,缺開合之意,乏雄渾之感,反而愁緒延綿,不得真諦。」

百花仙子臉色黯淡了起來,幽幽嘆道:「公子慧眼獨具,妾身自愧不如。」

她連忙從案几上拿出一幅字,低聲道:「公子請看。」

周元微微眯眼,心中還是有些驚訝的,一個青樓姑娘能把字練到這個程度,確實不容易。

他點頭道:「字比畫更好一些,小楷寫得很是精緻,而且有凌厲之勢,一撇一捺,鋒芒畢露。」

百花仙子這才笑了起來,輕輕道:「公子,妾身彩霓,多謝誇獎。」

彩霓當是百花仙子的閨名了,這是示好之意。

周元緩緩道:「周元,字子易,很高興見到彩霓姑娘。」

彩霓微微一笑,臉色卻在發紅:「公子認為彩霓是什麼樣的人呢?」

這個問題,恐怕要決定今晚的基調了。

答案對胃口,能談一晚上。

答案給驚喜,能睡一晚上。

答案不合意,怕是要被打發走。

選哪個呢?

周元想了想,被打發走肯定是不行的,拿不到錢不好交差。

能睡…誰不想睡啊,只可惜現在的狀態,家裡都一地雞毛,自身也沒立起來,睡了反而一身麻煩。

算了,給個對胃口的答案就得了。

周元笑道:「什麼人?在我看來,彩霓姑娘很漂亮,很溫柔,很重情義,更有才華。」

彩霓有些失望,低聲道:「僅此而已嗎?」

周元搖了搖頭,道:「但按照書畫看來,彩霓姑娘應當還有其他本事,可一身的本領卻又無處施展,恐怕是因身世所累?」

彩霓面色大變,騰地站了起來,突然又覺得自己有些失態,苦笑一聲,緩緩坐下。

她眼神有些痴迷地看着周元,呢喃道:「公子,公子是彩霓的有緣人呢。」

看她這模樣,周元暗道糟糕,恐怕給到對方驚喜了。

拜託,青樓女子哪個不為身世所累,我就是胡謅而已,你不必對號入座啊。

但似乎已經晚了,彩霓已經是吐氣如蘭:「公子,可願…與彩霓,共度良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