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9章 兩面三刀在線免費閱讀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10章 危機四伏在線免費閱讀

離開石室之後,二人沿着隧道前進,很快便看到了光亮。

這裡是一個空曠的場所,擺放着一張石桌和幾張石凳,看起來像是有人在這裡生活過的痕迹。

「我們可以從那裡出去!」顏羽綾興奮地指着前方。

前面的石壁上開鑿了個可以容一人穿過的洞,陽光都從那裡射進來的。

「看來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

唐嶼和顏羽綾快步走到那個洞的旁邊,卻發現洞口很高,目測有兩米五的樣子,即便跳起來也無法夠到邊沿。

一旁的牆壁濕潤光滑,也不適合攀爬。

唐嶼試着搬來一邊的石凳來墊腳,但那東西實在太重,根本無法搬動。

站在一旁的顏羽綾為難的說:「怎麼辦……要原路返回嗎?」

走回頭路的話,勢必會耗費很多體力,而且那幽暗崎嶇,超級難走的隧道,他可是不想再過第二遍了。

唐嶼坐在石凳上歪頭思慮了一會兒,想到個法子,「這樣,我先把你托上去,然後你再拉我上去。」

「好……這似乎是個辦法。」顏羽綾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

唐嶼走到牆角蹲下,雙手交叉,示意顏羽綾踩在他手上。

「待會兒不要抬頭!」顏羽綾伸出一根手指抵了下他的額頭。

聞言唐嶼這才注意到顏羽綾穿的是及膝的百褶短裙,露出一雙潔白欣長的大腿。

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方法或許有些不妥,但此刻已經沒有別的法子,只得愣愣的答道:「好……」

等顏羽綾踩穩之後,唐嶼用力將她托起。

「抓住了!」一番努力之後,顏羽綾終於順利地爬到了洞外,她迫不及待回身轉向洞口。

「我拉你上來!」

「嗯。」唐嶼抓住顏羽綾伸過來的手,提腳蹬在牆壁上向上攀爬。

可當他一隻手剛抓到洞壁上沿的時候,顏羽綾卻突然鬆開了手,轉而抓住了他背包一側的肩帶。

「你干什……」話還沒說完,一股強烈的刺激性氣味撲面而來,刺得唐嶼睜不開眼睛。

「噗通!」他不由得鬆開了手,重重摔在地面上。

「嘶哈……」過了好一陣,他才勉強睜開腫痛的雙眼,抬頭看見顏羽綾蹲在洞口,正居高臨下地看着自己。

她一手拿着瓶罐裝物品,一手拎着自己的背包。

那應該是防狼噴霧之類的東西吧,火辣辣的真夠嗆人。

「這個……我拿走了。」顏羽綾提了提他的背包緩緩開口,她眼神凌厲,像是瞬間變了一個人。

「你……」顏羽綾的突然背叛,讓唐嶼始料未及。

「對不起……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她的聲音依舊很冷。

「我也想離開這裡,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們兩個可以一起的!」唐嶼努力撐起身子,朝洞口叫喊道。

「不……兩個人是不行的……」她閉着眼輕搖了搖頭。

「為什麼——?!」唐嶼不解地大叫一聲。

顏羽綾打開他的背包,從裏面拿出了那張印有編號的藍色卡片,「那個廣播說了,想要離開這座島,除了要到達島中心的那座塔之外……」

「還必須要持有10張這樣的卡片才行。」

「10張?」

「我這裡有兩張,算上你的,還差七張。」

「如果我們要一起離開,那就需要20張卡片才行,太難了……」顏羽綾無力地蹲了下來,臉上儘是憂慮。

「這個卡片……沒有別的獲取途徑嗎?」

「我不知道……但大概率是沒有的,每位參與者都有一張,也就是一共只有200張卡片。」

「最終能離開這座孤島的……最多只有20個人。」

「怎麼會……」

如果這一輪的遊戲規則是這樣,那不是……只能搶奪別人的卡片了嗎?

因為沒收聽到最初的廣播,唐嶼掌握的信息和顏羽綾是不對稱的。

或許她從一開始就打定主算要奪走自己的卡片,而剛剛就是個大好的時機。

「再見了,你就老老實實從原路繞出來吧。」顏羽綾站起身,似乎準備離去。

「等等!」唐嶼急忙叫住她。

「嗯?我們沒什麼好說的了吧,想罵我?我可不奉陪。」

「不……」

不能就這樣讓她就這樣把自己的東西拿走,顏羽綾剛剛說了「對不起」,也就是說她還心存一點良知,對自己懷有愧疚,或許能利用這一點說服她。

「嘿!別走!你就是這麼對待愛你的粉絲的嗎?」

「你真有點像我的那些粉絲們了,明明是裝的不是嗎?」顏羽綾從容淡漠的眼中划過一絲漣漪,不過很快便消散不見。

「每次演唱會結束,就大喊着「安可,安可」的……煩死了。」

「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別抱有什麼期待了。」

顏羽綾無所謂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唐嶼,這讓他覺得自己之前對她的憐惜和照顧就像個笑話!

「你這麼做是忘恩負義!之前的患難與共,難道都是假的嗎?」他憤怒地摸出放在口袋裡的摺疊水果刀指向顏羽綾。

還好之前沒有把刀也放進背包,不然此刻自己便真的就像一隻翁中之鱉了。

「你的確對我很好……」

「但那不是很正常的嗎?我身邊每個人都是這樣對我的。」顏羽綾一臉理所當然,即使看見唐嶼掏出了刀具,她似乎也沒覺得唐嶼會真的傷害自己。

「你……」唐嶼被她的思路驚得說不出話來。

「你就好人做到底吧,你的東西我會好好利用的。」

「稍微透露一下,我這個人吃硬不吃軟的,所以無論你怎麼求我,我也不會可憐你。」

「……」這傢伙……完全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溫柔可愛。

顏羽綾完全不為所動,但唐嶼還不想放棄,他收起摺疊水果刀,用商量且溫和的語氣說:「也許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你剛剛說……必須要馬上離開這裡,你是有什麼急事嗎?」

「為什麼要離開這裡……還能為什麼,當然是為了錢啊。」

「錢?」他沒想到會是這麼荒誕的理由。

「我們團下個月可是有兩場演唱會的,我的行程也排的滿滿的。」

「在這個鬼地方多呆一天,我就會錯過好多工作,說不定還要賠償違約金。」一邊說著氣得顏羽綾還跺了下腳。

「我當然要馬上離開這裡!」

「……」唐嶼聽後沉默無言。

顏羽綾秀眉一挑,「怎麼,你覺得這個理由很庸俗嗎?」

「就算不是為了錢,難道你就願意呆在這個荒島上嗎?」

「但你不能為了自己離開就把我留下來,還是用這種卑劣的方法!」

「不,我並沒有把你留下,我只是先走一步。」

「可你這樣做真的好嗎?兩個人一起行動明顯要比你孤身一人安全吧?」

「沒錯……但兩個人一起,就算到了那座塔,也會因為卡片不夠而無法離開。」

「如果被你知道了關於卡片的規則,到時候你反過來搶我的卡怎麼辦?」

「我沒法信任你,也沒有信心能打得過你,更沒有信心能和你一起收集到20張卡片,如若不然我也不會挺而走險。」

「那你現在只有三張卡片而已,你覺得靠你自己能弄到剩下的七張嗎?」

「還是說你想對別人也使用這種把戲嗎?」

「為什麼不呢?」

「我只是不知道卡片的用途而沒有警覺,但別人可不一樣。」

唐嶼極力勸解道:「你只是個弱女子,還是個……有名的弱女子,想要強行奪走你的卡片,甚至做點更危險的事情簡直易如反掌!」

「……你說的有些道理。」顏羽綾也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

「所以把我拉上去,我們同行會更安全!我是你的粉絲,我會保護你的!」

「不——事情已經發生,就不能回頭了。」

顏羽綾猶豫了片刻,臉上又逐漸變得堅決,「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可就算我現在拉你上來,難道你就不會對我懷恨在心嗎?」

「你就不用替我擔心了小粉絲,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別這樣叫我,他們肯定想不到,自己眾星捧月的偶像竟然是這種人品卑劣的傢伙!」

看來讓顏羽綾拉自己上去是不可能的了,那麼至少也要讓她把東西還給自己。

「顏羽綾,你想變成殺人犯嗎?」唐嶼整理好情緒,又說道。

「把我留在這種地方,又把我的補給品都搶走,你應該知道會釀成什麼後果的!」

「後果……」顏羽綾輕咬着手指,似乎真的在想把唐嶼留在這裡會怎樣。

他直直地盯着顏羽綾那雙漂亮勾人的眼睛,「如果我死在這裡,你難道一點愧疚都不會有嗎?」

「……」

「不會哦。」

「你——」

她沉默片刻,垂下眸子又說:「我開玩笑的,或許……可能會有一點吧。」

「我的卡你可以拿走,但至少把其他東西還給我!」

「其他東西?」

「就是背包里的其他東西!」

「我為什麼要還給你?」

「那本來就是我的!」

顏羽綾輕蔑的笑笑,「只是你撿到的而已吧?上面又沒寫你的名字。」

「你這是強詞奪理!」

「剛剛要沒有我破解了謎題,你根本拿不到那麼多補給品,拿走卡片還不夠嗎,沒必要做的這麼絕吧!」

「說的也是呢,其實我的背包里裝有不少補給呢,好像不缺你的這點,況且這麼聰明的腦瓜如果就這麼死了,好像是有點可惜了……」

「唉……」顏羽綾嘆了口氣。

「好吧……背包還給你。」顏羽綾將背包扔還給唐嶼。

他忙抬手接住背包,「謝謝。」

「沒什麼好謝的,卡我就拿走了。」

「再見……還是別再見了。」顏羽綾搖搖頭轉身離開了洞口,很快便消失在他的視野里。

看來現在自己只能原路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