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1章 PC藥劑(上)在線免費閱讀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2章 PC藥劑(中)在線免費閱讀

「啪嗒——!」數十張綠黃色傳單被狂風吹灑在公路上,站在人行道上的唐嶼神色一慌,忙要上前去撿。

「嗚啦——!!」就在這時,一輛白色小轎車正朝着這邊的駛來,在看見突然竄出來的唐嶼後狂按喇叭……

「啊——!」唐嶼聞聲望去,在看見一輛轎車風馳電掣朝自己衝來的時候,拔腿就想起身逃跑,可無奈右腳一下起太猛,雙腿一軟連帶着身子都撲倒在了地上。

所幸白色轎車及時腳踩剎車停下車,可車頭離唐嶼也不過一步的距離

「呼……哈……又來了……」唐嶼被這一場飛來橫禍嚇得一驚,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氣,趕忙從褲兜里掏出一個褐色的藥瓶,「這種熟悉的絞痛感……該死的……」

「次奧!要死能不能死遠一點!年紀輕輕居然學老頭一樣出來碰瓷!」女人踩着一雙紅色高跟鞋怒氣沖衝下了車,居高臨下看着唐嶼。

唐嶼沒空理會女人接二連三的咒罵聲,拔開瓶蓋張大嘴巴就要里倒藥片,卻因為不受控制的手抖,將能夠舒緩心臟病發作的速效救心丸灑落了一地。

恰逢天公不作美,剛剛原本還風和日麗的天氣,頃刻間便落下雨珠……

「你怎麼?我告訴你,是你自己突然衝出來的,可別想賴給老娘!」女人也看出唐嶼似有什麼隱疾,着急忙慌的打開車門,一油門下去便逃之夭夭,只給唐嶼留下一陣嗆人的尾氣。

來來往往的行人急着避雨,並沒有注意到唐嶼趴在地上扒拉藥片。

一個匆匆路過的男人踏着劣質人造革的皮鞋,更是把大部分藥片都踩碎成了粉末,被碾碎的藥片粉末迅速融於大雨中,那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還踩到了唐嶼的手。

「嘶哈……!」唐嶼疼得倒吸一口涼氣抽回手,耳邊隱隱約約聽見男人的謾罵聲,感覺到一陣奇怪卻又熟悉的聲音在靠近,之後便兩眼一黑,疼得暈厥了過去。

唐嶼被人送到了醫院,而值得慶幸的是,因為搶救得及時,他又一次僥倖的活了下來。

唐嶼緩緩睜眼,雙眼無神的對在純白色天花板上,嘴角無力的勾了勾,卻一絲笑容也擠不出來,「……又沒死成,我的命還真硬……」

「你在瞎說什麼呢!」

唐嶼循着聲音望去,「哥?你什麼時候來的?」

唐岩如往常一般,穿着非常正式且沒有一絲褶皺的深藍色西裝,但脖頸上的領帶卻是歪的,裏面的白襯衣被汗水浸得有些發透,映出結實蜜色的肌肉。

他的臉上卻憔悴得很,一看就知道是剛接到通知便立馬放下了工作,着急忙慌地趕來醫院照看自己這位患有先天心臟病的「拖油瓶」弟弟。

唐嶼看向哥哥的眼神不自覺暗了暗,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來自天使般哥哥的關心。

是應該覺得感激么,感激事業有成的哥哥無論如何,仍不放棄苟延殘喘的弟弟?

「小嶼,你最近心臟複發的次數已經超過往常了……」唐岩擔憂地看着弟弟虛弱的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氣管有一口沒一口的吸着氣,眼中泛起一陣心疼,鼻尖也跟着隱隱發酸,「再這樣下去的話……」

「會死是嗎?」唐嶼痞笑一聲看着他,「好人不長壽,禍害遺千年,就我這樣的,輕鬆死不了。」

唐岩輕嘆了口氣,不自覺握緊搭在大腿上的拳頭,「你還有心情說笑?醫院的治療已經對你起不了作用了,你需要更好的治療葯。」

唐嶼聞言一臉茫然的看着唐岩,懷疑自己是不是病得出現幻聽了,「可以治好我的葯,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嗎?」

可他的哥哥沒和自己多說,只是伸出手揉了揉唐嶼的腦袋,一臉堅定的告訴他,「別擔心,一定會有的。」

會有個屁!

此時此刻,他真想站起來告訴唐岩,他自己的身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已經不需要再白瞎折騰了!

可現實卻偏不如他所願,唐嶼顫顫巍巍抖着手想抬起來,可最終卻也只能無力的落下。

唐岩見狀忙上前攥住他的手,輕聲道:「學校和福利院那邊我已經託人去幫你說過了,以後別再去了。」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遊戲也少打些,多看點書。」

「你真的想讓我當個廢人嗎?」唐嶼移開目光,聽到這句話後似乎唯一支撐着他的那股勁兒也沒了,整個人面無表情的癱軟在病床上。

「你好好休息吧,安心在醫院裏等我消息!」感受到弟弟情緒漸漸低沉下去,唐岩也是無可奈何,畢竟他的身體已經受不起任何折騰和刺激了,說完便似逃般的離開了病房。

全身抽痛無力,只有一雙眼珠能為他所用,唐嶼躺在床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哥哥離開,繼續為自己做些無用的付出。

他的心裏覺得煩躁,悶的發慌,拚命地想尋找一個發泄的出口。

對於自己生來便患有嚴重心臟病的這件事,唐嶼一直都是非常在意的,而且因為體質羸弱,一直都是醫院的常駐客。

他們的父母在一場車禍中雙雙去世,唐嶼從小就是由哥哥唐岩照顧着長大的,所幸父母給他們留下的遺產還算豐厚,生活上不用擔心因為父母的突然離世而捉襟見肘。

可即便這樣,因為身體原因導致無法正常工作的唐嶼,在熬到大學畢業後便無所事事,只有在身體狀態沒那麼差的時候,去附近的關愛中心福利院當名護工以及在實驗室里做老師的實驗研究助理混混日子。

這次出事其實正是因為他非要攬過其他護工外出發傳單的工作,所以唐岩要將他綁在醫院裏,也不是並無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