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3章 PC藥劑(下)在線免費閱讀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4章 起義的羔羊在線免費閱讀

午後的時光無聊且漫長,本想玩玩遊戲,但想到哥哥的囑咐,唐嶼還是將手機壓在枕後,從抽屜里拿了一本《大腦研究學》開始閱讀。

沒錯,他雖然有着心臟病,但大學學的卻是腦科學,因為他不想在大學時光里還無時無刻充斥着這個讓他痛苦不堪的病痛。

「嗡嗡……!」沒看多久,他壓在枕頭下的手機振動了幾下,唐嶼拿起手機一瞧,是一個沒有號碼顯示的未接來電。

唐嶼接通以後,對面沒有人說話,而是在放一首英文歌……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Just surrender here tonight.」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As we go towards the light.」

「When everything is said and done.」

「To looking for answers if only one.」

「Turn my back the edge has gone.」

「Left with no reason weve come undone.」

「You arrive in the rising sun.」

「The hidden passenger that Ive been taking.」

「Close your eyes let forget again.」

「As you drag me down I will take you in.」

他聽了十幾秒後覺得莫名其妙,便恩下了掛斷鍵,起身準備去吃晚餐……

晚上,唐嶼合上書,早早便睡下了……

「咯吱——!」深夜裡,寂靜的病房突然響起一道開門聲。

不知是否是由於早上沒有吃藥的緣故,他一直睡得不太安穩,迷迷糊糊中以為是護士進來了,疲憊地過了好一會兒才揉着眼睛睜開。

嗯?人呢?這什麼玩意兒?

唐嶼緩緩坐起身子,掃視了下周圍,發現孔護士並沒有出現在病房裡,只看到桌上莫名的留下了一封信。

唐嶼拆開深藍色的信封,發現這是一張標題上寫着「PC藥劑獲取資格預賽」的邀請函:

【PC藥劑獲取資格賽

PC藥劑是一種能夠斷肢再生,修復身體所有缺陷和病症,甚至能增強身體機能的最新醫學藥劑。

目前全球只有一支成功品,特舉辦資格賽選取注射資格的人選,你很幸運被挑選成PC藥劑的候選人之一。】

最後還寫着幾句勸告的話:

【相信你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有多糟糕,以現在的醫療水平只能吊著你一口氣不死,無法根治。

目前只有PC藥劑能夠完全治好你,希望你謹慎考慮清楚後,在「今晚十一點」前往關愛中心福利院院長辦公室,入場參賽。】

PC藥劑?聽都沒聽過,到底是哪個無聊的傢伙搞的惡作劇。

唐嶼皺着眉看着最後幾段話,不過這人倒是很清楚我的身體狀況有多差。

他不知道是誰送來的邀請函,但也隱約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如果這個PC試劑真的有那麼神奇的功效,那這消息必定會泄露出去,以哥哥的能力肯定早就發現藥劑的存在,然後告訴他。

說不定還會立刻找到藥劑給他注射,哪怕這個世界只有一支藥劑,但從小就總是為了他而變得無所不能的哥哥,也一定會竭盡全力給他找來。

所以這什麼PC藥劑極有可能是假的,只是有個很惡趣味的人給他開的玩笑罷了。

唐嶼將手中的邀請函隨手一扔,就繼續躺回床上補覺,可是他卻輾轉反側,越想越不對勁……

不,不對,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哥哥已經發現了卻沒有告訴他,原因很可能是因為這支藥劑他也暫時沒辦法弄到手,這也就能對的上哥哥最後一次突然說的會有「更好的治療葯」那句話。

假設「更好的治療葯」就是指【PC藥劑】,而導致他沒辦法把藥劑拿到手的困難點就在於「資格賽」?

想到這,唐嶼猛地睜開眼從床上跳下來。

而且時間上太趕巧了,這句話是半個月前說的,但是哥哥就是在這半個月里消失不見了,怎麼聯繫都聯繫不上。

原本唐嶼想的是哥哥工作太忙,還要處理他的一大堆雜事,才沒有抽出空來探望自己。

可現在想想,唐嶼最怕的就是如果前面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那麼哥哥替他去參加資格賽,想贏得【PC藥劑】的可能性極高。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唐嶼在夜裡悄咪咪的離開了醫院,白色的走廊里沒有一絲光亮,寂靜無聲,冷得透骨。

走廊盡頭的窗戶還是無盡的黑夜,刺鼻的消毒水味直入鼻腔,冷凍的寒意滲入骨髓,連指尖都被凍得沒有了知覺。

唐嶼穿着單薄的藍白條病號服,哆嗦了一路,總算回到家中。

打開房門,直闖哥哥的房間翻找線索,不久便在書櫃里找到了一堆關於【PC藥劑】的詳細資料。

唐嶼大致翻閱了一下,果然,【PC藥劑】是真的存在的!

既然哥哥不見了幾天都還沒有回來,那就能確定這個資格賽必定不簡單,而且他在裏面很可能遇到什麼難以脫身的危險了。

同時也印證了一件事,那就是【PC藥劑】的功效絕對真實,不然做什麼都很謹慎小心的哥哥,怎麼會那麼輕而易舉的被騙進去。

可為什麼偏偏找不到邀請函呢?

唐嶼又急躁地翻找了幾下,只不過問題他暫時顧不上,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哥哥!

唐嶼抬眼晃了下牆上的掛鐘,已經10:45分,離邀請函上的截止時間只剩下15分鐘!

他迅速下樓衝過馬路,不管不顧地奔向福利院,他知道哥哥為什麼要去參加資格賽,都是為了他這個總是拖後腿的弟弟。

只是這次,他可能會害得哥哥再也回不來……

唐嶼一直依靠着他的哥哥才能活到現在的,這次他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他不想再失去唯一的親人,他也不想像個廢物一樣只會躺在病房裡,無法爭取自己的未來!

既然【PC藥劑】是真的,無論那個舉辦資格賽的人,故意發邀請函給一個心臟病患者有什麼其他的企圖,都不是現在該考慮的問題。

這資格賽我非去不可!

雖然不知道參賽地點為什麼會在福利院里,但唐嶼也沒時間去查清楚了。

「哈……哈……」唐嶼靠在福利院門口的大鐵門上喘着粗氣,經過劇烈的奔跑,他心臟處的地方開始隱隱作痛。

但唐嶼非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開始加速上樓,而且為了不吵到福利院的其他人,他只能躡手躡腳的。

他本身體質就差,比普通人跑得要慢上許多,就連大部分的女生也跑不過,但這也是他所能到達的極限了。

福利院大樓上的童趣擺鐘提醒着他,離11點只剩下3分鐘!

絕對不可以在這裡倒下!

抬手抹了把額頭上的細汗,唐嶼按照記憶溜進了院長的辦公室。

可進去後他還沒來得及做點什麼,甚至都沒來得及開燈,身後的門突然就被反鎖起來,奇怪的氣體不知從哪噴了出來,頓時整個辦公室霧氣瀰漫……

「嘖,居然玩陰的!」唐嶼抬手掩住口鼻,可惜這股迷煙效果強勁,他還沒撐到十秒腦袋便開始暈暈沉沉,所幸在意識消散的最後時刻,使勁讓身體朝着旁邊的布藝沙發倒去,最終才沒有磕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