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4章 起義的羔羊在線免費閱讀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5章 不幸的傢伙在線免費閱讀

醒來後唐嶼發現自己靠在一輛大巴內,看來這次真的遭到了暗算,那迷煙不知是什麼黑科技,勁兒真不小,他沒吸兩口就暈厥了過去。

車裡坐滿了人,唐嶼大概數了數,大約有四五十人的樣子,他們都露出了迷惘不解的表情,看樣子都是和他一起來比賽的參與者。

管理人員似乎還沒來,大家互相看着彼此,誰也沒吭聲。

終於,一個青壯年打破了沉寂——「我們有的人身患重病,有的人身有殘疾,我們只是想活下去,為什麼要被當成畜牲一樣對待?這什麼破比賽究竟意義何在?」

「以往的志願者們無一生還,犧牲了那麼多人,如今好不容易研究出了【PC藥劑】的成品,現在散布出來的消息,卻說只有一支。」

「這明擺着就是他們製造的噱頭,讓我們這些可憐之人互相殘殺,成為那些萬惡的資本家牟利的棋子!」

「說不定那所謂的【PC藥劑】已經堆滿了資本家們的倉庫!」

「用我們普通民眾的命堆砌出來的葯,施捨我們的卻是只有一個人能用上,受苦的還是我們,憑什麼?難道我們普通民眾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

「沒有人會站出來替我們說話!50人搶奪一支藥劑,想想那麼低的幾率,他們壟斷了所有的葯,到時候車中的我們或是因病痛氣絕,或是因互相殘殺,都會變成一具具屍體!」

「既然參與也是死,反抗也是死,誰願意跟我做第一批的反抗者,就把你們的手舉起來,讓媒體,讓國家,讓世界,讓那些萬惡的資本看看我們的骨氣!」

這些話一出,車裡不少人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參與者b站起來附和道:「說得好,我也要參加!」

確實,150這樣的生存概率換誰都會覺得有點發怵。

想着,就又有幾個人舉起了手,大家的情緒越來越浮躁。

因為他們作為第一批大規模的參與者,如果反抗激烈肯定會興起軒然**,到時國家和媒體出面,沒準兒會讓研製【PC藥劑】的幕後勢力改變口風。

只是,明知道我們會浮躁,這場資格賽的監督執行人員卻還遲遲未登場,實屬詭異,說不定還是個圈套。

總之,無論是什麼情況,按兵不動總是最穩妥的做法。

讓唐嶼犧牲自己為一件可能性很小的事做鬥爭,這買賣他可不做,他冷眼繼續旁觀,觀察着事態後續的發展……

這位「刺頭」參與者對【PC藥劑】的消息了解頗多,說的話也是條理有序,明顯提前做了很多功課,說實話他的話確實很鼓動人心,目的也是想讓【PC藥劑】成為人人用的起的救命良藥。

可惜對抗資本的代價,不論在現實中還是在這裡,都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好人通常不長命,更何況是用錯方法還成為領頭羊的好人。

接二連三的參與者開始舉手,想捍衛自己的權利,「沒錯,開放出【PC藥劑】他們照樣能掙很多錢,為什麼要讓我們白白去死,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對!還有誰要參加?快舉手,讓我們一起共創……」

「砰——!」

「啊——!!!」鮮血四濺撒在玻璃窗和窗帘上,其他群眾驚恐尖叫起來,車內頓時一團混亂。

那個位置在靠窗處的「刺頭」提議者被一槍斃命。

唐嶼朝着開槍的方向望去,發現一個穿着西裝馬甲的銀髮男人,在車子角落裡舉槍笑着,槍口還冒着白煙。

他隨後站起,緩緩開口:「參加比賽可能是會死,但起義會讓你們死的更快一些,如果不想跟他一樣,老實閉上嘴坐着就好。」

「做一下自我介紹,我是本次負責大家進行比賽的監督管理員銀宇,你們既然收了邀請函,去了指定的參賽地點,就是落子無悔,現在想走也是來不及了。」

「而且車內設有監控,一旦你們想要反抗,後面幾輛車中的武裝力量就會出動。」開槍者冷聲說著,聲音不大,卻在落針可聞的大巴上讓每個人都聽得無比真切。

唐嶼側頭朝窗外望了望,好幾輛黑色武裝車將正在行駛的大巴夾在中間,這個人沒開玩笑!

「剛才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你們應該感謝我替你們清除了一位對手,現在的獲勝率為:1199。」

199?參賽的其實有200個人嗎?

車裡開始響起輕輕的輟泣聲,資格賽的恐怖氛圍,從這一刻開始了……

到達目的地已是深夜,他們一行人下車後,映入眼帘的是個枯藤纏身的詭異洋樓。

樓里昏暗的燈光讓人惴惴不安,他們依次坐到大廳里桌邊的椅子上,等待着審判的來臨……

「在場的49位參與者,你們好,此次資格賽共有200名參與者,另外148名參與者已提前進入孤島,點到人數197名。」

「接下來就由我來為你們說明【PC藥劑】獲取資格賽的進展步驟。」

銀宇站在鋪着紅布的檯子上,激情講解着,「此次資格賽共分為兩輪遊戲,分別是「無盡殺戮」及「終焉高塔」。

「根據SECO【PC藥劑】研發規定,成為【PC藥劑】最終獲得者的話,還能直接指定一名我國公民成為下一批【PC藥劑】的試驗者。」

銀宇頓了頓環顧下四周,又道:「第一場遊戲「無盡殺戮」即將開始,至於遊戲規則,為了公平起見,我們會在大家全部進入孤島後,統一使用廣播公布,請大家注意。」

說完之後,銀宇掃了掃台下面如死灰的參與者們,戴着白手套的手一揮,大廳里進來幾個高壯的西裝男,給他們每個人的脖子上戴了一個黑色項圈。

「這個是定位儀,保證我們隨時隨地確定你們所在的位置,如果你們有人想要逃跑或者做出反抗,這個儀器就會瞬間射出鋼刺,往你們的身體里注入毒素,聽懂了嗎?」

眾人乖乖的點頭,儘管時日無多,但完全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就不會來參賽了,每個人都來爭取那一線的生機,自然不想就如此憋屈的死去。

唐嶼摸了摸脖子上黑色項圈,感受着上面凹凸不平的觸感,這下子完全逃不掉了。

「現在我宣布,遊戲正式開始。」在管理員話音剛落,突然間,大廳里本就昏暗的燈光暗了下去。

緊接着唐嶼便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從天花板上的小孔進入大廳。

靠,又搞迷煙這套……

眼前的景色變得模糊起來,唐嶼能感覺到迷煙正在迅速侵蝕他的意識,他倒在椅子上,再也無法做出任何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