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8章 17號秘境在線免費閱讀

孤島逃殺:命懸終焉第9章 兩面三刀在線免費閱讀

唐嶼和顏羽綾走在光線昏暗的山洞之中,這個山洞相當的深,隧道如同長蛇一樣蜿蜒盤踞在山壁之中。

很明顯這不是天然形成的山洞,而是人為開鑿過的洞穴。

沿着洞里的石道走了一陣,前面出現了些微亮的光,一道繪有圓環形紋飾的石門擋在前面。

而旁邊還有一具……

「骷髏——!!」顏羽綾突然大叫一聲跳到唐嶼身後,將頭抵在他肩上瑟瑟發抖。

「別怕……只是一具骷髏而已。」唐嶼安慰地拍了拍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他見過比這更嚇人的東西,與實驗室里刨身解體的「大體老師」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什麼。

唐嶼緩緩靠近石門,將手放在門上推了推,它卻紋絲不動。

「能打開嗎?」顏羽綾湊近問道。

唐嶼用肩膀和手肘頂在門上,更加用力地推動石門,但門似乎只是稍稍移動了一點。

這扇石門應該很久沒有打開過了,旁邊那具腐朽的骷髏也能說明這一點。

門後面又會有什麼東西呢?

「唐嶼,你看這裡!」向顏羽綾手指的地方看去,門旁的石碑上刻着幾個小字——「前有寶藏」。

唐嶼沉聲道:「寶藏……不會是金銀財寶之類的東西吧?那些東西咱們現在可用不上。」

「但也有可能是食物和水啊!」顏羽綾語氣急切,上前使勁抵着門,「不過這扇門……不像是能輕鬆打開的樣子。」

的確如顏羽綾所言,這扇石門太厚重了。

從剛剛的嘗試來看,如果力氣夠大的話,似乎也有可能推開它。

但唐嶼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力氣大的人,如果哥哥在的話,以他的那身強壯有力的腱子肉,或許自己可以高枕無憂,在旁邊舉棒加油,化彩虹屁迷弟就好,可現在……

唐嶼搖搖頭,隨後正色道:「我覺得還是不要費時間和力氣了,這扇門以我們倆的力氣根本不可能打開。」

「好吧……」顏羽綾抵門的動作也順勢停了下來。

「看來只能走那邊了。」唐嶼目光朝向石門旁邊的一側。

二人決定另闢蹊徑,石門的另一側還有一條路向里延伸,不知道通到哪裡。

他和顏羽綾走進了這段更為陰暗崎嶇的隧道之中……

「啊!」身後發出顏羽綾的喊聲,唐嶼回過頭看去,她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絆倒了,此刻正狼狽地摔在地上,露出胸口半截雪白的春光……

唐嶼見此瞳孔急縮,臉上一紅忙側過腦袋移開目光,「你、你沒事吧?」

「沒、沒事……」顏羽綾掙扎着爬起來。

「要不要抓住我的手?」他伸出手問道。

「還……還是算了,我沒事的。」顏羽綾表情害羞的擺擺手。

「那你小心點。」唐嶼見狀也沒多做勉強。

「嗯、嗯。」

二人又繼續前行了一段路,這時唐嶼隱隱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你聽到了嗎……」他向顏羽綾問道,想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好像有「吱吱吱」的聲音,該不會是老鼠吧!我最怕老鼠了!」顏羽綾梗着腦袋左顧右盼,頓時緊張起來。

「老鼠應該不會喜歡生活在山洞裏面……」這時唐嶼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看去,聲音就是從洞頂傳來的。

緊接着,撲扇翅膀的聲音響起,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黑暗深處沖他們飛了過來。

成群結隊的蝙蝠從洞頂朝他們襲來,「我靠,是蝙蝠——!」

「小心——!」唐嶼猛地大喊一聲,在看清那是什麼後,迅速抓住顏羽綾的手,把她拉向旁邊的一塊巨石後面。

蝙蝠群貼着石頭從隧道中呼嘯飛過……

「呼——好險……謝謝你。」顏羽綾捂着胸口氣喘吁吁,看起來也被嚇得不輕。

「沒什麼……我們繼續走吧。」唐嶼搖搖頭。

「嗯。」

二人從巨石後出來,腳下的石面凹凸不平,大大小小的碎石也很容易硌傷腳。

唐嶼那雙膠底的帆布鞋特別難走,這讓他特別後悔此前在沙灘那會兒時,為什麼沒將那傢伙的馬丁靴一塊兒給扒下來。

這種情況下顏羽綾也沒法再繼續矜持,只能將手遞給唐嶼,二人相互扶持一路上都走的十分謹慎。

「你說……這裡以前究竟是做什麼用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四通八達的道路?」顏羽綾一邊腳下小心摸索着一邊朝唐嶼問道。

唐嶼沉默了一會說:「不知道……不過應該不像能是供人居住的地方。」

唐嶼望着周圍,思慮良久後說:「看起來像是……墓穴或者倉庫之類的。」

「墓穴?!」顏羽綾臉色一驚,表情越發害怕,不自覺地朝唐嶼靠攏了一點,柔軟的胸脯不經意間貼到他的手臂上。

表情僵硬了一瞬的唐嶼抻着胳膊,淡淡的說:「咳,大概吧……可能SECO公司把這裡改造成了遊戲關卡一類的東西。」

「那他們究竟是為了什麼呢……」顏羽綾不解的問。

「不知道。」

沿着隧道繼續前行,他們很快就看到另一扇石門,不過這一道門不像之前那樣緊閉厚重,而是已經殘破不堪,碎石散落了一地。

唐嶼說:「我們進去吧,小心點。」

「嗯。」

扒拉下門上幾塊岌岌可危的碎石,唐嶼弓着腰率先穿過石門,走入門後的黑暗之中。

顏羽綾也跨過石門緊隨其後,二人走入了原先門口內的空間……

「這是……」

門後是一間古樸的石室,看起來有相當久遠的歷史了。

空氣中都是發霉腐敗的味道,唐嶼摸了一下一旁的石制扶手,上面都是積鬱了不知多少年的的灰塵。

這應該不可能是SECO公司專門建造的吧?

也就是說,這個島上本來就是有人居住的。

牆壁上繪有和原先那扇石門上面一樣的圓環形紋飾。

石室**的檯子上擺放着三個顏色不同的箱子,分別是紅色、綠色和黃色。

「這裏面……就是寶藏嗎?」顏羽綾伸手想要打開一個箱子。

「等等。」唐嶼攔住顏羽綾,示意她暫時別輕舉妄動。

「這裡有一張紙。」唐嶼從箱子側面拿起一張寫着小字的信紙,藉著昏暗的光線仔細辨認上面的文字。

上面寫着——寶藏在紅色的箱子里。

「寶藏在紅色箱子里?」唐嶼自言自語的說著,感覺有些奇怪。

「我這裡也有一張……上面寫着寶藏不在紅色的箱子里。」

「啊……這裡還有一張!」顏羽綾眼尖地發現了另外兩張較為隱蔽的信紙。

看起來每個箱子旁邊都貼着一張紙,上面寫着一句提示。

他們將三張信紙一起放在石台上,三句提示分別是——1.寶藏在紅色的箱子里。2.寶藏不在紅色的箱子里。3.寶藏不在黃色的箱子里。

……但是這明顯矛盾了吧?

正當唐嶼疑惑的時候,他低下頭看到石台邊緣處刻着一行字——「只有一句是真話」。

「也就是說,這三個提示只有一個是真的?」顏羽綾順着他的目光也看見了這行字。

「嗯。」

「那要打開哪個箱子?」

「讓我想想……」唐嶼微微皺眉。

既然有提示,意味着只有一個箱子里裝有獎勵,而剩下的很有可能是空的甚至裝有機關,所以要慎重考慮。

這三句話里有兩句是矛盾的,也就是其中一句為真,一句為假……

只要假設一下某句為真……就很容易推斷出哪個箱子里藏有寶藏了。

正確的箱子就是……

唐嶼思慮片刻,已經有了決斷,但沒有直接按下心中篤定的答案,而是朝顏羽綾問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好吧。」顏羽綾咬着手指。

「那就選紅色好了。」

「為什麼?」唐嶼疑惑地問。

「我的幸運色。」顏羽綾一臉理所當然。

「……那這次你或許沒那麼幸運。」唐嶼沉默半晌,上前篤定地按下黃色箱子前面的搭扣,咔噠一聲,箱子被打開了,裏面是……

「是食物!」顏羽綾湊近一瞧,尖聲道。

可以看到箱子裏面有一些盒狀的物體,他伸手進去拿出來了一些,除了盒裝的餅乾之外,還有一些瓶裝水。

唐嶼清點了一下箱子裏面的東西,一共有四瓶水,四盒壓縮餅乾,另外還有兩支醫療藥劑。

看來他們選對了的箱子,接下來就是分配獎勵的時間了。

「這樣吧。」很顯然只要平均分配就好了,唐嶼拿走了兩盒餅乾,兩瓶水和一支藥劑,然後將剩下的留給了顏羽綾。

「嗯,好的!」顏羽綾也笑眯眯地將自己的那一份補給品收進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