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宮宴風波(二)

第六章 風雨欲來,池中玩物

寂靜的大殿內,突然傳來了一聲輕呼。

整個殿內的人都默契的看向角落裡的姜瑟攸。

她臉上出現了一些紅彤彤的斑點,密密麻麻的,很是瘮人。

姜瑟攸伸出塗著豆蔻的指甲開始抓撓起來,還時不時的慘叫兩聲。

可殿中無人作聲,都齊刷刷看向坐在高位上的兩尊大佛,正如所想,皇帝的臉色變得陰沉,皇后眼神冰冷的看着姜瑟攸。

「這是怎麼了!還不快攔住她!」

皇后剛說完這句話,誰知從殿門外湧進來一群飛蛾,直撲向姜瑟攸,沒一會兒,殿內就亂鬨哄的伴隨着那些豪門貴女的慘叫聲和驚恐嚎哭。

場面一度混亂,皇帝看着殿內的亂象,心情鬱結到極致,宮裡人怎麼做事的!

放縱這麼多飛蛾進殿!

皇帝氣極拍案離場,獨留皇后一人坐在高堂上,她袖中的手顫抖,指甲嵌入了肉里。

她苦苦在後宮中支撐這麼多年,夜夜冷燈相伴,皇帝對她本就頗有不滿,現在她操辦的宮宴又接二連三的出了這麼多意外。

仇人的兒子封狼居胥,她的暉兒命喪黃泉,這讓她如何甘心!

她身為國母還要裝模作樣的設宴慶賀,她在這裡的每一分都是煎熬。

現下又堆了這些爛攤子,天下人怕是等着看她的笑話呢!

「放肆!身邊人的眼睛是出氣的嗎!還不快攔住她!翡翠,快安排人拿着火把這些飛蛾趕出去!趕快!」

姜瑟攸的動作愈來愈激烈,她臉上的紅痕刺眼,指尖全是鮮血。

「夠了!負責宮殿安保事宜的奴才每人各領一百大板,罰俸一年!」

皇后說完,也甩甩袖子走人了。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又齊齊看向姜瑟曦,看她作為姜府嫡長女如何應對這個局面。

姜瑟曦起身,無意間撇到了齊王李瑥,他手上正舉着酒杯,沖她蒼白一笑。

他臉色蒼白,身體孱弱,腰間的護腰束到極致也還是鬆鬆垮垮的掛在腰間。

姜瑟曦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轉了頭走向姜瑟攸。

前世李瑥在李中乾登基沒幾年之後便死了,據說是暴斃而亡,再加上他本來就身體虛弱,也就無人懷疑。

可姜瑟曦知道,李瑥之死,全是李中乾身後的勢力在掌控。

李瑥的出身低微,她母親是上官家的家奴,祖上全是賤奴出身。

上官燕青那時懷了李中乾,就讓上官家挑了一個樣貌出眾,身世低微的女子進宮侍奉,也就是現在的婉才人,李瑥的生母青玖。

李瑥不是得病而是中毒,上官家下的慢性毒,就放在他每日要喝的補藥里,借補下毒,李瑥又何嘗不知呢?

姜瑟曦站定後沒有一絲猶豫的抬起手再狠狠的落下,清脆的巴掌聲震的眾人一驚。

宮牆上站着的兩隻烏鶇被驚的振了振翅膀,繼續低頭整理羽毛。

「啊!」

姜瑟攸被打的臉一偏,跪倒在了地上,珠釵散落,卻也清醒了些。

「姜瑟攸,你這次可清醒了?」

姜瑟曦的手掌發麻生熱可心裏卻是冷的。

「我的臉……啊啊……姜瑟曦!你憑什麼打我!好痛!我的臉啊啊——」

「就憑我是你的嫡姐!姜瑟攸,看看你滿手滿臉的鮮血,殿前失儀,你這是連最後的禮儀也不顧了嗎?」

姜瑟攸這才想起來自己幹了什麼,看着自己鮮血淋漓的雙手,臉上痛感傳來,她慘叫一聲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沉香,愣着幹嘛,還不快送二小姐回府診治!」

姜瑟曦有條不紊的吩咐着,收拾殘局。

這場宮宴意外連連,姜瑟攸殿前失儀,不知天下人怎麼議論呢!

姜瑟曦看向桌上傾倒的酒杯,眼神下斂,睫毛輕顫。

流言如猛虎,姜瑟攸,如今小小的一番懲戒你便如此,可曾想過她前世在那暗無天日的殿宇里受的屈辱和折磨。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誰讓她與虎謀皮,引火上身呢。

「禹王殿下到——」

外面傳來一聲高喊,禹王李燁班師回朝,眾人該是慶賀的。

只是因為先前的事,殿內的氣壓降低,連池中的魚兒都暗暗沉了底。

李中乾聽到來人通報,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看向殿外。

李燁邁入殿內,不見高位有人,又看殿中亂糟糟的宴席,心中瞭然。

宮內有人通報說宮宴上出了事,他還料想是什麼事,原來不過是幾場笑話。

李中乾在看到李燁進來的那刻,臉上的笑容突然凝住了,電光火石之間,他眼裡閃過一絲殺氣。

李燁並未如他所設想的那樣,穿甲帶刀,而是一身日常的紫色竹紋廣袖袍,腰上纏着白玉帶,一隻玉佩垂掛下來,他手上捏了一把青玉摺扇,顯得他整個人溫潤芊芊,抹去了些殺伐之氣。

李燁看到李中乾眼裡的驚訝,得意一笑。

這還得多虧了姜家的那個女兒!

李中乾敢在天子眼皮下動手,就足以可見他在京的勢力之廣,牽連之深。

邊境風雪嚴寒,可終是不抵京中人心涼險。

他離京多年,這裡的一切早就物是人非了。

李燁不是沒有查過姜瑟曦,只是毫無結果。

一個女子,怎麼能做到洞觀天下局勢的呢?

李燁自顧自的坐在位置上,任憑他人打量。

宮中酒食不錯,連汨羅酥這樣的珍饈都裝了滿滿一碟,他捏起一塊塞進嘴裏。

一隻飛蛾立在他的手上,他看了看,又看向坐在席間淡定飲酒的姜瑟曦。

飛蛾?可不是這個時令的東西。

這法子,倒是妙極了。

還未下咽,一個太監過來傳了口諭,宣李燁覲見。

姜瑟曦看着李燁走出去,心下有些發緊。

事情會按照猜想般發展嗎?她不確定,可如今也只能一搏。

距離皇帝崩逝之日已經將近,李中乾現在羽翼豐滿,只待宮變一起。

姜瑟曦看着宮殿上空蕩蕩的皇位,心裏猜想皇帝李蕭之死是否也是人為呢?

咸陽殿外,顧席衣直挺挺的站着,手上捧着一封認罪書。

這正是那個假太監的認罪詞,不過三道刑罰而已,他便認了罪。

「宣南昭侯進殿。」

顧席衣這時候捧着認罪書走了進去,只覺殿內氣氛詭異,他跪下請安,舉着那封認罪書。

「放肆!禹王!你是執意如此了!」

李蕭把案上的奏摺推翻,足以見其怒氣。

「還請陛下息怒。」

顧席衣此時跪在地上,他舉了許久的認罪書,手臂發酸。

「兒臣不願封官加爵,只請陛下為我母妃立祠!」

聽到李燁這句話,他急忙拉住了李燁的袖袍,語氣有些着急。

「殿下……殿下莫要犯了糊塗。」

李燁掙開顧席衣的手,跪着匍匐了幾步,一頭磕在了地板上。

「兒臣離京多年,立下赫赫戰功,不求封官加爵,名利號祿,只求陛下為我母妃立祠追謚!兒臣願上交兵符,削藩降職!只求這一件事。!

李蕭氣的渾身顫抖,跌進了龍椅里,他身邊侍奉的趙公公急忙走上前替李蕭順氣。

「陛下息怒,注意龍體啊。」

「反了!反了不成!朕是天子,你膽敢要挾天子!來人啊,禹王以下犯上,將他拉下去,收了他的兵符,再重打二十大板!」

「陛下三思啊!若是禹王剛入京便受此刑罰,這天下人該如何看待陛下啊」

顧席衣跪在地上為李燁開脫,他的冷汗流了一身。

「南昭侯,你不必為他開脫,來人啊,還不趕快!」

「陛下!宮中有人假傳聖旨詐騙禹王入宮,其認罪詞就在微臣手中!」

顧席衣看勸是勸不動了,只好轉移話題,可皇帝是真急了眼,根本不聽顧席衣在說什麼。

韓太傅千叮嚀萬囑咐,讓他看好李燁,別讓他犯渾,這下可好,不僅惹得龍顏大怒,還賺了二十大板!

李燁被御林軍拉了下去,他對顧席衣眨了眨眼,嘴角勾起一抹笑。

顧席衣無奈皺眉,手上的認罪書被他的手汗浸濕。

「什麼認罪書?呈上來。」

李蕭忍着怒火,吩咐道。

顧席衣彎腰行禮,讓趙公公將這封認罪書呈了上去。

李蕭看完認罪書,額上青筋跳動。

這認罪書里只有對罪行的招供,但幕後主使是誰,連這個太監也不清楚。

當真是大膽至極,他尚在位,便有人等不及了嗎?

「顧侯,你先下去吧。」

「是,微臣告退。」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