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局中棋而已

第九章 家宴風波

「小姐,老爺回來了。」

谷月推開門說道。

姜瑟曦的身子一抖,她自重生以來,還未見過父親母親,她不敢去見,她怕自己會退縮,為後數十載,她離開姜府,失了庇護,什麼都是她一個人,她早就習慣了。

「好,我待會就去,問芳,給我梳洗打扮吧。」

姜瑟曦拉開身上蓋的薄被,姜竹溪看了,也起身行禮告退。

「既然姐姐有事,那竹溪也不便叨擾了。」

「好,你先回去吧,谷月,從我庫房裡取兩隻靈芝給林姨娘送去。」

姜瑟曦淡淡吩咐道。

姜竹溪眼裡閃過一抹感激,又低頭行禮道謝。

「多謝姐姐。」

「無事,你我姐妹兩人之間無需多禮。」

樂攸閣內,屋子裡是滿地的花瓶碎片。

姜瑟攸手上拿着銅鏡,看着被纏上繃帶的臉,她滿眼恨意。

「我的臉,我的臉啊啊啊啊!」

畫棋這時候走了進來,手上端着托盤,上面是珍珠生肌玉露膏。

「小姐!」

她急忙放下托盤,拽住了姜瑟攸意圖扯開繃帶的手。

「小姐,太醫說了,千萬不能抓啊,奴婢這裡有皇后御賜的藥膏,只要仔細塗抹,太醫說了,小姐的臉還能和從前一樣好的。」

姜瑟攸的眼裡失神,她手上的銅鏡跌落。

砰!

發出一聲脆響,姜瑟攸流下來兩行清淚。

「是嗎?還能和之前一樣好嗎?玄王殿下還會再喜歡我嗎?我是不是變成醜八怪了,可我即使好了,也沒姐姐漂亮……」

「小姐。」

畫棋攬住了姜瑟攸,眼裡的心疼顯而易見。

「母親呢?爹爹回來了,也不來看看我嗎?所有人都圍着姐姐,沒人在乎我,沒有人……」

憑什麼,姜瑟曦什麼都要壓她一頭,她們一母而生,為什麼所有人都要向著姜瑟曦!

姜瑟攸不甘,她不服,她為什麼要生活在別人影子下面!

姜瑟曦出了門,院子里的鸚鵡讓她給搬到了窗戶下,現下正歪着頭看她。

她摸了摸那隻鸚鵡頭上的翎毛,看向天空。

這樣明媚的陽光,她好久沒有看到了。

姜尚坐在堂上,他雖年近五十,但眼中的凜冽寒意不減。

在沙場上征戰數年,姜尚的臉上飽經風霜,多了幾條皺紋,手上也生了厚厚的繭,更添幾分豪邁偉岸。

即使這樣,仍可見其年輕時俊朗的面貌,他腰板挺得筆直,坐在上座上頗有破軍布陣之勢,讓人不得不低頭拜服,威壓十足。

姜瑟曦一進門,便看到姜尚端坐在上座,江可柔坐在姜尚的旁邊,一臉雍容。

她步子一停,不敢上前。

「小姐?」

問芳疑惑的喊了聲,這才喚醒了走神的姜瑟曦。

前世,她一心撲在李中乾身上,竟忘了身後的父母,看他們兩鬢斑白,風華不再。

現如今,兩人年歲正盛,一切都剛剛好,只是,她再也回不去了,她早已不是那個在爹娘懷裡撒嬌的姜家嫡女了。

那時候的天真無邪,早就被深宮陰謀給洗劫一空了。

鼻頭一酸,她險些掉出淚來,連聲音也有些顫抖。

「瑟曦給父親,母親請安。」

「快起來吧。」

江可柔急着喊姜瑟曦起來,語速有些快。

姜尚顯然對江可柔這番行為不太贊同,皺了皺眉頭。

「夫人。」

他看着江可柔,輕喊了一句。

他不願嬌慣兒女,將門之中,嬌溺成性,以後出去了,如何為自己綢繆。

京中人個個心懷鬼胎,哪個又是好應付的?

宮中的事,他已經知道了,姜瑟曦的一巴掌,不僅打醒了姜瑟曦,也打醒了他。

府內子女眾多,他出兵在外,失了管教,如果手足之間不能親和相待,以後如何在這永臨立足。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若是先從內里亂了起來,即使再強盛的世家,也不能長久。

他有意敲打,這才喊了姜瑟曦來。

「起來,坐下吧。」

姜瑟曦等到姜尚開了口,才緩緩入座。

「瑟曦,宮中之事,你有什麼想說的?」

姜尚沒有直接問,他想聽聽他這個女兒能說什麼。

這府里的子女中,也就這麼一個姜瑟曦,脾氣秉性最像他。

他知道姜瑟曦不同於其他姊妹,她有主見有謀略,不是拘泥於深宅的貴女。

可往日的姜瑟曦,待人處物皆是圓滑,對待姊妹兄弟也是和藹親厚,也絕不至於在大殿之中,當著眾人的面懲戒嫡妹,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

「父親,瑟曦無話可說。」

姜瑟曦並不想解釋,多費口舌無益,早在前世她便明白了。

不管你有多少張嘴,也說不清,別人眼裡的你,任憑你怎麼洗,怎麼辯白,都沒有用。

「老爺,瑟曦也受驚了,你就別再問她了。」

江可柔護女心切,想止住這個話頭。

姜尚眉心皺的更緊,他端起茶杯。

「夫人,你先回去,我單獨和曦兒聊聊。」

「老爺。」

江可柔看着姜尚的眉心微蹙,心裏有些不安,可也只能先行告退。

看着坐在位置上的姜瑟曦,她嘆了口氣。

曦兒也不過十四歲,對攸兒的那一巴掌,能有多大的惡意?她們可是血親。

況且,曦兒做的也沒錯,及時止損,以免攸兒再毀了臉,那才是追悔莫及呢!

「曦兒,你過來。」

姜瑟曦愣了一下,緩步走上前,走到姜尚面前,她跪了下去。

多少年了,她多久沒再見過父親了。

不敢抬頭,她害怕這是一場夢。

姜尚伸手摸了摸姜瑟曦的頭頂,她的青絲冰涼,和她的臉色一樣。

可他不想讓姜瑟曦同他一樣,也變成這麼冰冷的人。

感受到頭頂的觸摸,姜瑟曦沒忍住,眼裡滴出兩滴熱淚,從鼻尖滑落滴到地毯上。

可她隱忍着,不作聲,姜尚看到姜瑟曦的肩膀聳動,心裏划過一絲不忍。

她,也總歸是個孩子,什麼家族勢力,宮廷風雲,對她來說,都太早了。

再等等吧,曦兒的肩上不應該擔著姜府,對她來說,不公平。

「好孩子,莫哭。」

姜瑟曦本來只是流了兩滴淚,可姜尚這麼一說,她這麼些年的委屈,一下午決堤,再也綳不住了。

說到底,她從重生以來,沒有一刻是輕鬆的。

「父親,曦兒好想你。」

說完,姜瑟曦抱着姜尚的腿大哭了起來。

江可柔聽到屋內的哭聲,心下一緊,身邊的鶯兒拉了一下江可柔。

「夫人,大小姐許久未見將軍,可能是思念過度,夫人寬心,別生憂。」

江可柔點點頭,可心裏的不安還是遲遲不肯散去。

曦兒這孩子,什麼都好,也事事有主見,比其他姊妹都要成熟些。

姜尚聽到姜瑟曦這句話,也是心中動容,臉上的肌肉緊繃。

「曦兒,我不願看到你們姐妹之間離隙,京中各家世族都盯着太子妃的位置,姜家勢大,難免引來爭端,爹娘不能常在你們身邊,以後還需你們兄弟姊妹之間相互扶持。」

姜瑟曦抬起頭,看着姜尚的眼睛,目光堅定。

「父親,家族勢力,姊妹連襟,這些……這些東西就真的有這麼重要嗎?父親征戰半生,拼出來的功名,到最後只是為我們這些子女鋪路,有朝一日,若是家族崩散,又有誰能拉姜家一把?」

姜尚顯然沒料到姜瑟曦會說出這番話,他定定的坐在座位上,看着姜瑟曦的眼神變得沉重。

姜瑟曦前世是信的,她以為,家族世家,兄弟血親,總會在她失勢時拉她一把,可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

相反,拉她下水的,置她於死地的,就是她儘力相護的家族門楣!

她可是姜家的皇后啊!

可傷她最深的,也是姜家人!

現在,姜瑟曦不信了,她不信任何人了!

什麼嫡妹?什麼族親?

在絕對的利益誘惑下,她還是被他們捨棄的一顆棋子。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