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家宴風波

第十章 老祖母駕到,通通閃開

姜瑟曦從屋子裡走出來,她鼻尖微紅,只是眼裡早已沒了淚意。

谷月手上捧着披風站在外面,看到姜瑟曦出來,她急忙走上前。

「小姐,雖是五月初夏,可夜風還是涼的緊呢,披上吧,夫人說了,讓小姐去找她呢。」

姜瑟曦推開谷月的手,有些疲憊的嘆了口氣。

重生一次,她再也不是她了。

支撐着她活下去的,全是恨意。

姜尚並未再多說什麼,只是又勸導了幾句,姜瑟曦雖沒說話,但眼神里的倔強讓姜尚知道,這個女兒,早就長大了。

毫無疑問,姜瑟曦很像他,只是希望這份相像不會為她招來禍端。

遠處的梧桐樹孤零零的立着,慘弱的夕陽拉長了它的影子,沉澱了無盡的愁意。

偌大的姜府內,不只有姜尚,還有他的那些兄弟們。

二房姜茂,三房姜獻,這都是他嫡親的兄弟,因為老將軍重視家族聯繫,幾位嫡親兄弟一直住在一處。

後來姜尚立功,成了這幾位里最厲害的人物,這幾位兄弟更是賴着不肯走了。

其他庶出的兄弟早已分了家,另擇了居所居住,只是偶爾過來給老夫人請安,逢年過節拜謁而已。

姜尚對着幾位寄生蟲般的兄弟,也是無可奈何,索性一家人也這麼住着。

今日是初六,也是家宴。

府里的僕人早就開始忙忙碌碌的操勞着,廚房裡的香氣四溢,院子里已經有熱鬧的人聲了。

姜瑟曦心裏的冷意襲來,這群人,如同水蛭一般攀附着姜尚,不斷的吸食榨乾,吃裡扒外。

還是嫡親的兄弟們,倒還不如外面那些庶兄庶弟恭敬,知道分寸,那些個醜惡的嘴臉,就恨不得自己上馬當那個赫赫有名的鎮國將軍!

前世姜瑟曦做了皇后,她這些好叔叔們可沒少往宮裡塞人給她使絆子,巴不得看她的笑話。

鼎盛時,所有人都恭維着她,失意時,所有人都冷臉指責她。

無非是看不得別人好。

姜家這群吃裡扒外的「兄弟」不知出賣了姜尚幾次,為了利益,甘願給人當刀使。

姜尚桌上的那封意圖謀反的書信,便是這幾位好叔叔的手筆!

呵,家宴?

他們,也配!

這群表裡不一的混蛋!

姜瑟曦去了江可柔的居所,聽江可柔寬慰了她幾句,無非是一樣的話,什麼都是一家人……

「曦兒,你也長大了,早晚會出去的,娘不願意看到你身後無人,那些叔叔們再不好,也都是你的血親……」

「即使他們像個無賴一樣的待在姜府里興風作浪?我也要敬着他們嗎?」

江可柔聽到這句話,眼裡閃過一絲震驚。

「曦兒?」

「母親,今時不同往日,這姜府里的一草一木皆是父親在馬上一刀一槍用命搏出來的,憑什麼讓他們佔了便宜還賣乖?就因為是一母而出,便要處處忍讓,要把心都刨出來餵飽這些白眼狼嗎?」

「曦兒!這府里的禮數你都忘了不成!住口!」

姜瑟曦思及前世的悲劇,心中情感翻湧,一時間沒有收住嘴。

渾身都在顫抖,她恨!不甘!

姜瑟曦平復了一會兒,就被江可柔拉着去了家宴。

許是她剛才真是有些氣極了,一路上安靜的很。

江可柔拉着她的手,心裏發慌。

家宴早已開場,姜尚坐在上首,臉色有些不好,他拳頭緊握,咽下一口酒緩了心中怒氣。

姜尚的氣壓降低,但周圍幾個兄弟的臉色可是好的不得了。

可能是喝的有些多,臉上都沾了些酡紅,說出的話也有些含糊。

姜瑟曦一進門,便看到了席面上坐着的姜茂和姜獻。

還有他們各自的夫人、兒女。

姜瑟曦壓住心裏的怒火,淡淡的坐到了姜尚的下首,江可柔則是坐到了姜尚的旁邊。

姜瑟攸因為臉傷所以缺席了。

現在坐在她對面的就是她嫡親的哥哥姜長笙。

他自小便隨姜尚出兵在外,現在雖十九歲,但已經做到了軍營的校尉。

姜長笙沉默寡言,不善言辭,平日不是在書房裡研讀兵法,就是在軍營里練兵。

姜瑟曦對這個大哥,還是十分敬重的。

只是後來因為秋官一戰,姜長笙為保姜瑟曦性命,不惜帶兵進宮,卻中了李中乾的計謀,被凌遲處死。

李中乾封鎖了內外消息,世人只道姜小將軍出兵邊境,戰死沙場,不知宮牆內慘死的姜長笙。

凌遲處死之時,李中乾將姜瑟曦壓到行刑架上,逼她親眼看着那把刀一寸寸的嵌入到姜長笙的血肉里,再一片片的割下來!

絕望和恨意鋪天蓋地的湧來。

淚早已哭干,那天過後,姜瑟曦再怎麼被折磨,都沒掉過一滴淚!

她不想讓母親憂慮,因此,她沒有發作,只是默默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吃酒。

可是,總有人往她槍口上撞!

「我說,瑟曦如今長大了,連叔叔們也不認得了?也是,你如今正是京城裡的名門貴女,若是有朝一日做了皇后,豈不是更不把我們這些叔叔們放在眼裡。」

姜獻滿臉醉意,眼神里滿是鄙夷。

呵,若她沒聽錯,剛剛父親生氣,就是因為這個三叔的好兒子在外面沾花惹草,被人告上衙門的事吧!

姜尚的臉色更黑了,他握着酒杯的手收緊。

念着骨肉情分,他不願與他們撕破臉。

只是他還未反應過來。

就聽到身旁傳來一聲拍桌子的巨響,緊接着是筷子落地的清脆聲音。

動靜太大,滿桌子的人都驚呆了,看向一臉冰冷的姜瑟曦。

「你這個丫頭,好大的脾氣,也敢對你嫡親的長輩耍性子!大哥,你們府中平日里不是管教最嚴,怎麼教出姜瑟曦這麼……」

一個目無尊長的逆女!

姜茂挺着將軍肚為姜獻打抱不平,可他還未說完,就聽到姜瑟曦的聲音。

「二叔看來還沒老糊塗,也知道這裡是我們府中啊!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府里、席上全是你們二位長輩做主呢!」

「你!你這個逆女!敢忤逆長輩!」

姜茂氣的臉通紅,身邊的葛琴湖急忙給他拍了拍胸脯。

「老爺,老爺莫氣……」

誰知姜瑟曦眼神變得銳利,走到姜茂旁邊,她微抬了下巴,滿臉不屑。

「長輩?你算我哪門子的長輩?這姜府里的主人鎮國將軍也就是我的父親是我的長輩,生下我的母親是我的長輩,生下我父親的祖母是我的長輩!你——算是什麼長輩?」

姜瑟曦眼裡的氣壓太強,說話的氣勢又足,身處高位這麼些年,這些底氣還是在的。

姜茂被震住了,一時間張着嘴不知道如何回懟。

姜尚還是坐在座位上,目光深沉的看着姜瑟曦,不發一言。

「姜瑟曦!你口出狂言,實在是不顧禮儀尊卑,丟了姜家人的臉面!」

姜茂這時候反應過來,吼了一句。

「呵,二叔,你這話是在對我說,還是說您自己啊!禮義廉恥,這話你聽着不刺耳嗎?你們這般作態,有尊敬過我父親嗎!教子不嚴?真是可笑!」

姜茂看着眼前一臉傲氣的女子,竟軟了腿一下子坐進了椅子里,氣的顫抖。

姜獻比姜茂有腦子些,也看出姜瑟曦的憤怒來,沒再開口。

幾位堂兄堂姐看着如同魔怔的姜瑟曦,臉上都有些錯愕。

這……這還是那個溫靜嫻雅,大方得體的姜瑟曦嗎?

「姜瑟曦!你!」

姜茂氣不過,伸出粗短的手指着姜瑟曦又要張口爭辯。

「二叔!」

「夠了!」

姜尚這時候終於發了話,他不怒自威,只往席上掃了一眼,席上的人都閉上了嘴。

包括姜瑟曦,她倒沒生氣,只是心中有股怨氣沒發作,她不想惹事,誰讓他們偏偏要來觸她的霉頭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