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賽羅奧特曼之逆行者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在線免費閱讀

賽羅奧特曼之逆行者風定落花深在線免費閱讀

光之國,歷來在宇宙中享有和平之國的美譽,其中更以宇宙奧特警備隊是最為出彩的一支隊伍。

光之國為了宇宙和平也有不少關押審訊那些罪無可恕犯人的地方,其中以奧特宇宙監獄最為出名,又以一處苦寒的幽囚之地為震懾。

這裡是宇宙科學技術局合力研發的禁地,幽囚之地內經久酷寒,風雪不停,這讓以光為生的奧特戰士縱有千般本事也無處施展,分分秒秒都飽受折磨,又以宇宙中堅固排名前三的玄金鎢鐵為鐐銬洞穿鎖骨和腳骨,向來是只進不出的死地。

一名藍族的奧特戰士,正站在幽囚之地的入口,凜冽的風雪吹動他身後的藍色披風呼呼作響,從他胸口有着和宇宙警備隊隊長佐菲一樣的星之勳章可以明確的判斷他是宇宙科學技術局的局長—希卡利。

大概希卡利自己也從未想過有一天這裡會用來折磨自己的摯友……

他如今要違規私入幽囚之地,去探訪光之國第三個擁有星之勳章的……罪人。

此時,希卡利的心緒是複雜的,一面是他深知自己此舉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一面又是自己有着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

終於希卡利還是將自己的手掌覆上了銘文鎖,咔噠一聲大門應聲而開,隨着他的踏入風雪驟停,希卡利看見自己在一片光輝中踏入了幽囚之地。

找到要找的人並不是一個難事,在放眼慘白的雪色中突兀矗立一根通天踏地的玄金鎢鐵柱,柱身上下懸着四條粗重鎢鐵鏈,鏈頭嵌着鋒銳的寒勾,分別嵌入鎖骨和腳踝。

許是日久天長傷口處並無血痕反而經久癒合四條重鏈便似是已經與身軀融為一體。

被拷鎖的奧特戰士倚坐着玄金鎢鐵柱,支腿托腮低垂着頭,雙眼合閉仿若沉睡了無生氣。

幽囚之地內風雪不停,硬生生將她火紅的身軀染成了霜白,希卡利不敢想是不是她從入了幽囚之地就從未換個姿勢,一直這樣任風雪在她身上落了化,化了落反反又複復……

即便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千多年的光陰,故友的面容依舊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只是眉目間多了些被風雪蹉跎的病態,即便是合眼酣眠也不減當年獅子公主的風姿。

希卡利誠然紅了眼圈,這身披寒雪的是自己的摯友是自己的知己如今卻落得如此凄婉的境地。

一步一步緩至其身前,單膝蹲下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為她拂去肩上的霜雪,心裏陣陣酸痛手裡將寸寸光輝凝入阿斯唯亞體內。

直到此刻沉睡的人才仿若被驚了沉夢,猛的張開雙眼,先是乍然蹦現的殺意,再對上來人的視線後,眼底的殺意又瞬然消攏,恍然的驚詫後,遂呆愣愣的看着希卡利片刻後又毫無預兆的笑了。

對上阿斯唯亞不似作偽的笑,千言萬語希卡利最終只輕輕吐出四字:

「你受苦了」

阿斯唯亞輕舒一口氣搖搖頭,輕拍了拍身側的雪地示意希卡利坐。

「有阿藍特之心在我無礙的」

對上希卡利慘然的目光,阿斯唯亞很平靜的寬慰着。

希卡利垂頭不忍與其對視。

「抱歉,我當時沒有為你說些什麼」

知道希卡利是在為當年在審判庭上,他不曾為她求過一次情開過一次口,慧如希卡利如何不知道這罪證之下必有隱情。

想起那個在看到艾美拉娜遺骸之後,那自己一手養大的前男友眼神里迸濺的仇恨和憤怒的眼神,阿斯唯亞笑了笑聲音很穩,穩的自己也出乎意料。

「艾美拉娜之死,艾絲美拉達星必不會輕放我,何況她還是賽羅的未婚妻,是兩國結親的紐帶,以你的身份若出言求情,只怕會適得其反」

還不等希卡利開口,阿斯唯亞又輕描淡寫的繼續道:

「我從不曾腦你半分,當日情景我是報了必死之心,如今還能與你雪**話,我已經非常開心了」

一語畢,阿斯唯亞扭頭與希卡利視線相交,在那眼神里希卡利確確實實未曾看到一絲憎恨,一毫不甘,一分怨怪。

可哪怕是歷經霜雪,斗轉星移,所有人都可以選擇淡忘了,所有人都可以選擇過去,希卡利,就只有希卡利,依然執着着不願意放棄真相:

「當年你到底為什麼要殺艾美拉娜,我不信你是因為賽羅,我當年仔細調查過,你也並沒有被任何力量控制」

阿斯唯亞伸手握住因希卡利的踏入而紛紛懸停在空中的雪花。

「這很重要嗎?希卡利,起碼我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