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賽羅奧特曼之逆行者水覆難再收在線免費閱讀

賽羅奧特曼之逆行者知我者謂我心憂在線免費閱讀

希卡利沒有在反駁她的話,只是握緊拳頭被一種無力的束縛感壓的喘不過氣。

「阿斯唯亞,讓我擁抱你一下吧」

「什麼?」

未等阿斯唯亞做答,希卡利就已經朝着阿斯唯亞伸過手將人攬入懷中,也如他所願懷中的人只從一開始的僵硬之外,再無任何抵觸的行為。

希卡利的懷抱分外溫和,藍族平和的氣息也在輕撫着她憂慮的心,雖然這過分親近的行為遠超友情,可在這氣息最近的時刻阿斯唯亞分明感觸到這擁抱無絲毫曖昧。

「阿斯唯亞,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面對希卡利的要求,阿斯唯亞並未輕言許諾只將下巴輕磕了磕他的肩膀。

「我如今都這樣了,我還有什麼能做的呢?」

收迴環着她的雙臂,將人拉至與自己面對面的距離,希卡利鄭重道

「阿斯唯亞答應我,永遠都不要離開這,永遠永遠都不要」

對於她的要求阿斯唯亞頓感疑惑,並不明白這多此一舉的話

「審判我的是光之國,判的是終身不得出,我又怎會讓你們為難呢」

希卡利點點頭,卸下自己的披風遞給阿斯唯亞。

「我會停止這裡的霜雪和低溫,阿斯唯亞……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突兀的分別令她有些措手不及,本還有許多話要問,可見希卡利匆匆忙忙,似是突然有了什麼急事。

阿斯唯亞未做挽留,只久久的目送着來人漸行漸遠,突然那本已經快消失的身影又隨着一道湛藍的光影閃現在面前。

「這個留給你」

不等阿斯唯亞辨認出是什麼,希卡利就又在一陣光亮中徹底離開了幽囚之地。

並非沒有察覺到希卡利的異常可那又能怎麼樣呢,自己這樣如枯木般的身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低頭查看那被能量包裹着的物品,隨着能量層層剝離隱藏着的物品也逐步呈現,居然是自己的早被收去的武器,擎日輝戒和阿藍特光劍。

「啊」

阿斯唯亞不禁失聲,恐慌的情緒翻湧在胸膛,隱隱的感覺到有什麼倒轉乾坤的驚天巨變就要襲來。

希卡利靜默在光之國宇宙警備隊的議事廳里,痛失自由原是不幸,可他現在卻希望幽囚之地能囚她到永遠,也許這外面的天地尚還不如那裏面的一隅安寧之地。

佐菲看着艾絲美拉達星請求光之國出兵一同討伐阿藍特星的上表,已是頭疼欲裂,將文件扔在辦公桌上示意幾個弟弟看,無奈道:

「艾絲美拉達星的戰表已經連下九封,只怕此戰,避無可避」

希卡利第一個拿過文件大致看了一下,無非就是借艾美拉娜之死為借口,請光之國念在兩國姻親的份上,最起碼不要阻攔和阿藍特星的殊死一戰,全然不顧賽羅過來拿文件的手,希卡利一拳將文件錘在辦公桌上,

「據我所知阿魯爾紀已經接下了前八封戰表,阿藍特星也緊急召回了所有外遣的護法者……」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阿藍特星可是阿斯唯亞桑傾盡心血保護的星球啊」

開口的是夢比優斯,他看起來分外焦急,作為奧特警備隊最年輕的戰士他的情緒顯然沒有控制的那麼好。

夢比優斯是大不了賽羅幾歲的,年幼時二人總結伴同行,也是沒少受阿斯唯亞照拂,與阿斯唯亞名為姐弟,實為長輩般的情義。

「以阿魯爾紀的性格,只怕就等着艾絲美拉達星最後的宣戰,她是恨不得要除之而後快的,」

賽文的聲音從門口傳入與之同行的是很少出現的雷歐,隨兩人一起到來的還有一個更不好的消息,雷歐拿出光板投射到光幕上。

「阿魯爾紀為這一戰甚至不惜喚醒了阿藍特星祭台禁地里的亡靈,這一戰她是必勝不可的」

雷歐看了看賽文,又餘光看了看一直沒有說話的賽羅,賽羅敏銳的發現了自己師父的動作,聰敏如他一下就猜出了原委。

賽羅伸手撫摸上自己的胸口那裏面還跳動着半顆阿藍特之心。

「阿藍特之心確實可以平息亡靈,可阿魯爾紀那個瘋子燒毀聖樹,我能調動的阿藍神力不足以牽制太大規模的亡靈暴動」

佐菲是親身經歷過阿藍特星的亡靈暴動,那種屍山血海,斷肢腥土慘案猶然歷歷在目,到時就絕不是兩國之爭只怕周遭所有的生靈都會波及。

「絕不能讓亡靈暴動!這些亡靈吸收了怨氣,怒氣和所有的負面情緒,沒有感情沒有痛覺甚至沒有生命的盡頭,一旦被阿魯爾紀喚醒後果不堪設想」

「大哥我有一個提議」

賽文站在大哥身後,拍了拍佐菲的肩膀。

「如果可以,去幽囚之地放她出來,她也有半顆阿藍特之心,而且她曾經和沃日格爾一起平息過亡靈暴動也許會有辦法」